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903|回复: 0

亚盾币一审判决书(吕辉波等)

[复制链接]

26

主题

27

帖子

43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36
发表于 2019-8-6 19: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湖南省新晃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湘1227刑初88号
      公诉机关湖南省新晃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吕辉波,化名吕亚航,男,汉族,湖北省孝感市人,大学本科文化,亚盾集团技术部长。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7年3月31日被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5月8日被执行逮捕,现押于新晃侗族自治县看守所。
      辩护人汤启坤,黑龙江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范秩蛎,曾用名范财鲁,绰号“范老三”,男,汉族,湖南省隆回县人,初中文化,亚盾集团董事长。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7年3月31日被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5月8日被执行逮捕,2017年7月20日新晃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2017年8月17日本院决定对其取保候审。
      辩护人唐壮辉,湖南人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马奋东,曾用名马东生,化名马尚飞,男,汉族,陕西省绥德县人,初中文化,亚盾集团总裁。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7年7月6日被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7年8月17日本院决定对其取保候审。
      辩护人杨晃伟,新晃侗族自治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被告人刘茂盛,男,汉族,湖南省邵阳市人,大学文化,亚盾集团会计。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7年3月31日被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5月8日被执行逮捕,2017年7月20日新晃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2017年8月17日本院决定对其取保候审。
      被告人周咏梅,女,汉族,湖北省大冶市人,中专文化,亚盾集团总裁助理、代理总裁。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7年3月31日被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5月8日被执行逮捕,2017年7月25日新晃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2017年8月17日本院决定对其取保候审。
      被告人蓝苑强,男,汉族,广东省兴宁市人,大学本科文化,IT职业。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7年3月31日被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5月8日被执行逮捕,2017年6月2日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决定对其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2017年8月17日本院决定对其取保候审。
      辩护人汤亚男,湖南人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武鹏柯,曾用名武二鹏,男,汉族,河南省汝州市人,大学本科文化,大哈信息技术开发公司员工。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7年4月19日被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5月20日被执行逮捕,2017年6月2日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决定对其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2017年8月17日本院决定对其取保候审。
      辩护人黄澍滨,河南方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朱洪立,男,汉族,湖南省安化县人,中专文化,经商。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7年4月9日被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5月8日被执行逮捕,2017年8月16日新晃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2017年8月17日本院决定对其取保候审。
      湖南省新晃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以湘晃检公刑诉(2017)7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吕辉波、范秩蛎、马奋东、刘茂盛、武鹏柯、蓝苑强、周咏梅、朱洪立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7年8月1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新晃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廖祯能、许丹、周叶进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吕辉波及其辩护人汤启坤、被告人范秩蛎及其辩护人唐壮辉、被告人马奋东及其辩护人杨晃伟、被告人刘茂盛、被告人武鹏柯及其辩护人黄澍滨、被告人蓝苑强及其辩护人汤亚男、被告人周咏梅、被告人朱洪立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6年3月份,被告人吕辉波参考其他数字货币的营销模式,自己构思了一套“亚盾币”传销模式,随后,吕辉波将其设计的传销模式告知了被告人范秩蛎,范秩蛎表示赞同并约定被告人吕辉波负责网络传销平台的构建,范秩蛎负责该传销组织的前期必要的投入及组织协调外部关系。
“亚盾币”网络传销模式的运行需要两个平台,一个是“亚盾币”会员管理系统,一个是“亚盾币”交易平台。
      会员管理系统具有会员注册、发行和出租虚拟的“亚盾矿机”、对会员进行分红和发展下线时层层返利的功能。对会员进行分红称为“静态收益”,发展下线的返利称为“动态收益”。获取“亚盾币”传销组织的“静态收益”、“动态收益”的前提是必须要首先成为“亚盾币”传销组织的会员,而获得会员资格必须租赁该组织发行的虚拟的“亚盾矿机”,租赁该“亚盾矿机”又须通过人民币购买的方式获得相应数量的“亚盾币”,然后提供身份证号码、银行卡号、联系电话由推荐人(即上线)代为租赁,本人不能直接从该传销组织租赁“亚盾矿机”。“亚盾矿机”分为小、中、大三种型号,每年的租金分别为1000亚盾币、5000亚盾币、10000亚盾币(即入门费)。2016年4月18日之前,“亚盾币”处于内排期,发行价格为人民币2元/枚,内排期之后,亚盾币的初始发行价为人民币3元/枚。成“亚盾币”传销组织的会员后,传销组织通过会员管理系统自动向低级会员每天返利3-4个亚盾币、中级会员每天返利18-22个亚盾币、高级会员每天返利42-52个亚盾币,是为“静态收益”。“亚盾币”传销组织向会员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的返利为“动态收益”,具体为上线将其发展的下线放置到左区或右区,区内“亚盾矿机”的亚盾币总值高的为“大市场”、总值低的为“小市场”,上线每天可以获得自己“小市场”内所有“亚盾币”会员“静态收益”25%的返利,“大市场”的返利则视上线自身的会员级别而异,低级会员的上线每天可以获得自己“大市场”内所有的“亚盾币”会员“静态收益”1‰的返利,中级会员的上线每天可以获得自己“大市场”内所有的亚盾币会员“静态收益”3‰的返利,高级会员的上线每天可以获得自己“大市场”内所有的亚盾币会员“静态收益”5‰的返利。
交易平台主要的功能是将“亚盾币”进行买卖以兑换人民币,会员从“亚盾矿机系统”提取亚盾币时,传销组织将从后台系统直接扣除10%的亚盾币作为手续费,“亚盾币”在交易平台上兑换人民币时,交易平台将再次收取5‰的手续费。
      为了让设计的“亚盾币”传销模式得以实现,被告人吕辉波找到被告人武鹏柯,让其按照自己设计的传销模式开发“亚盾币”的会员管理系统,2016年3月底,被告人武鹏柯按照被告人吕辉波的要求开发出了“亚盾矿机系统”,随后直到2016年6月初,被告人武鹏柯一直负责对该系统的运行进行维护,包括数据备份、系统漏洞修补、界面设置(改版)、完善系统程序功能。此外,被告人吕辉波又找到李某(在逃,另案处理),让其根据自己的要求开发了名为“万币网”亚盾币交易平台及发行“亚盾币”的亚盾钱包(电脑版)。随后,吕辉波招聘了大量网络技术人员,协助武鹏柯、李某二人开展“亚盾币”传销网络平台的运营与维护,开发“亚盾币”对外宣传的官方网站、微信公众号、微博、论坛等。
被告人范秩蛎出资承租了长沙市开发区万达广场A栋XXXXX室作为传销活动的办公地点,并购买了相应的办公设备,同时动用自己多年的人脉关系,邀约被告人刘茂盛、唐某(另案处理)、周某某(另案处理)、兰某某(另案处理)、被告人周咏梅等人加入传销组织,参与该传销组织的日常管理。此外,被告人范秩蛎先后将刘茂盛、范某某、范某1、夏某、黄某某、黄某1、马某、廖某、肖某、肖某1、曾某某等人开设的私人账户专门用于该传销组织的收付款、“亚盾币”会员的奖金发放、“亚盾币”传销组织员工的工资发放及该传销组织获取的违法所得的转移。
      经过被告人吕辉波、范秩蛎的前期筹备、运作及被告人武鹏柯、李某等人的协助,2016年4月1日,“亚盾币”传销组织正式对外发行“亚盾币”。该传销组织以报销车费、包吃包住等条件吸引大量人员前往考察,随即组织范某2(另案处理)、王某某(另案处理)、韩某某(在逃,另案处理)、刘某某(在逃,另案处理)、金某(另案处理)等讲师对前来考察的人员进行洗脑培训。同时,经被告人吕辉波邀约并征得被告人范秩蛎同意,邓某某(另案处理)带领自己的团队加入该传销组织并任该传销组织的总裁,为了该传销组织的发展壮大,被告人范秩蛎、吕辉波、邓某某在该传销组织内设立了专门从事网络传销平台处理的技术部,由被告人吕辉波负责;设立了专门从事发展会员的市场部,由邓某某负责;设立了专门用于涉传违法资金管理的财务部,由被告人刘茂盛、唐某进行管理;设立了专门用于培训洗脑的教育部,由范某2负责,被告人范秩蛎为董事长。后因怀疑邓某某私自骗取该传销组织的“亚盾币”而中饱私囊,2016年4月25日,被告人范秩蛎、吕辉波等人决定免去邓某某总裁职务,并由被告人马奋东接任总裁一职。被告人邓某某任总裁期间,“亚盾币”传销组织的返利模式按照此前被告人吕辉波设定的返利模式执行。
      被告人马奋东担任该传销组织的总裁后,会同被告人范秩蛎、吕辉波等人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一是在延续以往的“静态收益”、“动态返利”制度的同时,新增了市场支持政策、平移鼓励政策、特别奖励政策,其中市场支持政策是指按照上线发展下线的业绩给予10%至20%的比例进行返利;平移鼓励政策是指上线在一定时期内完成一定的下线发展任务,则可以提前享受其所发展下线的收益,如果未按期完成任务,则不能享受任何发展下线的收益;特别奖励政策是指发展的下线中小市场的高级会员人数达到200人且直接推荐的高级会员达到6人,奖励奔驰轿车一部;发展的下线中小市场的高级会员人数达到500人且直接推荐的高级会员达到10人,奖励保时捷轿车一部。二是改造、新增“亚盾币”传销组织的职能部门。财务部与市场部继续保留,财务部仍由被告人刘茂盛和唐某负责,市场部由被告人马奋东亲自负责,2016年7月份之后,由李某某(在逃,另案处理)负责;将此前的教育部改名为“数字货币研究中心”,负责对传销组织讲师团队的人员进行洗脑培训并通过微信群或公众号等网络向不特定对象进行宣传,具体由王某某负责,成员包括范某2、金某、刘某某、韩某某等人;为便于该传销组织的进一步壮大并吸引更多的会员加入,新增了电商部,负责传销组织在网上商城的开发,以及传销组织在手机APP方面的运营开发,具体由被告人蓝苑强负责;新设总裁办,负责该传销组织对内行政管理,先后由余某某(在逃,另案处理)及被告人周咏梅负责;新设战略委,负责对传销组织的策划、管理、规划方面做建议,具体由吕某某(在逃,另案处理)负责;设立法务部,负责对传销组织如何逃避法律风险做服务,具体由兰某某负责。三是注册公司对“亚盾币”传销组织进行包装,助推该传销组织的规模性发展。2016年5月4日,注册“湖南亚盾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由范某2为法人代表,注册资金1000万;后又于2016年5月17日注册“湖南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并由马奋东任法人代表,注册资金1000万;2017年7月27日注册“湖南亚盾阿拉比卡咖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马奋东,注册资本2000万元,实际上就是可以用“亚盾币”消费的咖啡店,被告人马奋东离职后便关闭。四是竭力塑造该传销组织的合法性,2017年7月底,该传销组织通过离岸社团中国互联网金融研究院获得一块“中国互联网金融研究院数字货币研究中心”的牌照,大肆进行虚假宣传,称该牌照系由国家工信部颁发,得到国家的支持和认可。五是培养“亚盾币”传销组织骨干。多次举办市场领导人拓展训练,以培养“亚盾币”传销组织推广市场的业务水平和会员之间的整体凝聚力,同时利用一些专家学者及新闻媒体造势。此外,由被告人马奋东牵头成立了一个“十八罗汉”的团体,并以此为核心开展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时任总裁的被告人马奋东为“大罗汉”,时任董事长的被告人范秩蛎为“二罗汉”,时任技术部部长的被告人吕辉波为“三罗汉”,时任总裁办主任的余某某为“四罗汉”,马来西亚的”麦某某”(音)、庄某某(音)、”马某某”(均在逃,均另案处理)分别为“五罗汉”、“六罗汉”、“九罗汉”,时任法务部部长的兰某某为“七罗汉”,台湾的杨某某(在逃,另案处理)为“八罗汉”,时任常务副总裁的常林(在逃,另案处理)为“十罗汉”,时任数字货币研究中心主任的王某某为“十一罗汉”,周某1、方某某、赖某某(均在逃,均另案处理)分别为“十二罗汉”、“十三罗汉”、“十四罗汉”,金牌讲师韩某某为“十五罗汉”,市场部部长李某某为“十六罗汉”,时任电商部部长的被告人蓝苑强为“十七罗汉”,时任总裁办生活助理的周某(另案处理)为“十八罗汉”。上述未在公司任职的“罗汉”均是各个地区的“亚盾币”传销组织骨干。
      2016年7月底,为鼓励会员继续发展下线,“亚盾币”传销组织在湖南省长沙市湖南宾馆召开了一次特别贡献奖的兑现大会,在此次会议上,分别奖励该传销组织发展下线较多的马奋东、朱某某(另案处理)、罗某某(另案处理)三人各一台奔驰牌小轿车,厂牌型号均为梅赛德斯-奔驰牌BJXXXXXXX,发动机号分别为10XXXXXX、10XXXXXX、10XXXXXX,车辆识别代号分别为LEXXXXXXXXXXXXXXX,LEXXXXXXXXXXXXXXX,LEXXXXXXXXXXXXXXX,价税合计均为人民币31.5万元。因被告人马奋东顾忌到自己是该组织的高层领导,便让其儿子马某到场将该辆奔驰车领走。
2016年8月份,被告人吕辉波发现李某开发的交易平台“万币网”经常被黑客攻击,大量“亚盾币”被黑客盗走。随即,让唐某某(在逃,另案处理)负责开发出了新的交易平台“区块米”,该交易平台的作用及提币、提现的提成与“万币网”相同。
      2016年8月30日,因被告人范秩蛎、吕辉波又怀疑被告人马奋东骗取该传销组织的“亚盾币”中饱私囊,遂将马奋东开除该传销组织,并任命被告人周咏梅为代理总裁。
2016年9月初,“亚盾币”传销组织在宁乡市召开了一次“灰汤会议”,在会议上通过组建公司董事会、监事会的决议。由被告人范秩蛎、被告人吕辉波、被告人周咏梅、吕某某、杨某某、王某某、兰某某六人出任董事会成员,由被告人刘茂盛、方某某、庄某某出任监事会成员。随后,以董事会、监事会的名义,传销组织对下一步的发展与规划进行了多次表决。2016年9月底,董事会任命吕某某为总裁并于2016年9月30日正式取消该传销组织中的层层返利模式。
      2016年10月24日,“亚盾币”传销组织成立了湖南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并用此前传销所得的资金400万元人民币实缴出资,该基金会在华融湘江银行开设账户,账号为9118XXXXXXXXXXXXXX同年10月28日、10月31日先后用60万元从湖南华洋汇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购买轿车。
在“亚盾币”传销组织的筹备成立过程中,被告人吕辉波、范秩蛎均系该传销组织的发起人,在该传销组织的发展壮大过程中,被告人范秩蛎一直任董事长,负责该传销组织的运行经费保障、外部关系协调并掌控该传销组织的财务;被告人吕辉波提出具体的传销模式并网罗人员构建网络传销平台,一直掌控该传销组织的技术后台。被告人范秩蛎、吕辉波均是该传销活动中起发起、策划与操控作用的关键人员。
      被告人马奋东于2016年4月25日至2016年8月30日期间担任“亚盾币”传销组织的总裁,积极制定鼓励传销的政策,通过决策、规划等方式,大力发展会员,领导该传销组织进一步发展壮大,并且自己发展下线2305人,下线层级达102层。同时,被告人马奋东通过发展下线及在该传销组织任职获得高额利益。经怀化市泰信司法鉴定所鉴定,被告人马奋东从该传销组织非法获利人民币5856110.00元。
      被告人刘茂盛于2016年4月初即加入该传销组织,一直负责该传销组织的采购和后勤保障并担任该传销组织的会计,负责该传销组织日常开支的审核,作为该传销组织的关键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对传销活动的管理、扩大起到了积极作用。同时,被告人刘茂盛发展下线33人,下线层级达25层。被告人刘茂盛在该传销组织任职获得人民币10万元的违法所得。
被告人周咏梅于2016年7月下旬进入该传销组织,2016年8月10日正式担任被告人马奋东的总裁助理,负责公司日常事务的管理,包括组织该传销组织人员召开早会、员工上下班考勤、公司的外事接待、车辆管理、公司高层会议记录等工作。2016年8月30日至同年9月底,被告人周咏梅担任该传销组织的代理总裁,拥有该传销组织的财务审批权、中低层人事任免权以及相关的行政管理权并沿用前任总裁马奋东的传销模式及奖励政策,在该传销组织中起到了管理、协调作用。与此同时,被告人周咏梅在该传销组织任职获得人民币10.8万元的违法所得。
被告人武鹏柯在2016年3月底开发出该传销组织的“会员管理系统”并持续对该系统的运营维护至2016年6月初,其离开该传销组织后,其所开发的“会员管理系统”一直供该传销组织使用,对该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起到了积极作用,并从中获得人民币10万元的违法所得。
      被告人蓝苑强自2016年7月下旬加入该传销组织,任该传销组织的电商部部长,带领团队负责传销组织在网上商城的开发,以及该传销组织在手机APP方面的运营开发,多次宣传并不存在的“亚盾商城”并负责“亚盾币”的网络宣传,2016年8月份以来又参与“矿机管理系统”的维护,对该传销组织的管理、扩大起到了积极作用。经怀化市泰信司法鉴定所鉴定,被告人蓝苑强从该传销组织非法获利人民币498012.90元。
      被告人朱洪立于2016年4月份成为“亚盾币”传销组织的会员,随后开始发展下线,至案发时止,共发展下线79人,下线层级达16层。被告人朱洪立通过加入“亚盾币”传销组织获得“静态收益”、通过发展下线获得“动态收益”,然后将收益的部分“亚盾币”在“万币网”、“区块米”等交易平台上兑换人民币,获利约人民币4.5万元。
2017年3月30日,公安机关将湖南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及马奋东、范秩蛎、吕辉波、梁某某等人的107个涉案银行账户予以冻结。2017年3月31日,公安机关依法将供该传销组织使用的38台电脑主机、2台服务器、24台电脑显示器予以扣押。
      2017年3月31日,公安机关将被告人吕辉波持有的一辆发动机号为2112XXXX、车辆识别代号为LBV5XXXXXXXXXXXXX、车牌号为鄂A52X**的BMWXXXXXX型宝马轿车予以扣押。2017年4月26日,公安机关依法从马某处将其从“亚盾币”传销组织所领取的一辆奔驰轿车予以扣押。
      2017年3月31日,被告人范秩蛎、吕辉波、刘茂盛、蓝苑强、周咏梅被公安机关抓获。2017年4月9日,被告人朱洪立被公安机关抓获。2017年4月19日,被告人武鹏柯被公安机关抓获。2017年7月5日,被告人马奋东在家人及被告人范秩蛎的劝说下,主动到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投案。此外,被告人范秩蛎还先后劝说金某、罗某某至公安机关投案。
      2017年5月9日,办案民警依法对该传销组织的“矿机会员管理系统”的数据库进行了提取,经湖南省鉴真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该传销组织共发展会员6639人,会员层级达119层,推广“亚盾矿机”12851台,其中小矿机4459台,中矿机947台,大矿机7445台,共计价值“亚盾币”83644000枚,向全体会员返利的亚盾币共计41419011.95枚。
      2017年8月1日,怀化市泰信司法鉴定所通过对“亚盾币”传销组织已查明的部分私人账户收取会员资金合计人民币90483079.30元,扣减向会员相关人员转款合计人民币77118628.49元,“亚盾币”传销组织资金结余人民币13364450.81元。其中所得的涉传资金除用于该传销组织的日常运转及该传销组织人员的工资福利外,绝大部分通过多次转账或者地下钱庄的方式予以转移。
      2017年5月25日,被告人武鹏柯主动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100000元;同年5月27日、8月17日,被告人蓝苑强先后主动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400000元、人民币98012.90元;同年7月6日、8月17日,被告人马奋东先后主动退缴人民币3000000元、人民币256110元;2017年7月19日,被告人范秩蛎主动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3000000元,被告人刘茂盛主动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100000元;2017年7月25日,被告人周咏梅主动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108000元;2017年8月16日,被告人朱洪立主动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45000元。
      公诉机关认为,“亚盾币”传销组织以推销数字货币为名,要求参加者购买不同数量的亚盾币租赁亚盾矿机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其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6639人,层级119层,系情节严重的传销活动,被告人吕辉波、范秩蛎、马奋东、刘茂盛、周咏梅、武鹏柯、蓝苑强均是该传销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被告人朱洪立直接、间接发展下线会员79人,下线层数达16层,对该传销组织的扩大起了重大作用,其行为均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其中,被告人范秩蛎、吕辉波、马奋东、朱洪立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过程中,均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之规定,被告人刘茂盛、周咏梅、武鹏柯、蓝苑强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之规定。此外,被告人范秩蛎协助公安机关规劝同案被告人马奋东及金某、王某某投案,系有立功表现,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八条之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的规定,提起公诉。
      被告人吕辉波辩称:自己自愿认罪,但起诉书中所写有部分与事实不符。1、湖南省鉴真司法鉴定中心湘鉴司鉴中心【2017】电鉴字第70号、第12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存在严重的逻辑性错误,应该没有那么多会员,公司也没有那么多营利;2、公安机关扣押的其名下的宝马牌汽车不是违法所得,属于其个人的合法财产,依法应予以返还;3、湖南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账上的60万元不是违法所得,该款不应当被冻结。
      辩护人汤启坤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吕辉波只是“亚盾币”理念的提出者,而不是“亚盾币”传销模式的推行者,其行为不应当被认定为犯罪;2、被告人吕辉波在亚盾集团只是一名部门负责人,不是“亚盾币”传销组织的主犯;3、公安机关扣押的被告人吕辉波名下的宝马牌汽车不是违法所得,属于其个人的合法财产,依法应予以返还。
      辩护人汤启坤向法庭提交了如下证据:陈某某出具的收条一份、鲁Q36X**机动车行驶证各一份,拟证明2015年8月被告人吕辉波从陈某某处购买了一辆宝马牌BMWXXXXXX型小型轿车,后被公安机关扣押并随案移送的被告人吕辉波持有的车牌号为鄂A5XX**的宝马牌BMWXXXXXX型小型轿车为宝马BMWXXXXXX型小型轿车置换而来。
      被告人范秩蛎辩称,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自愿认罪,但公安机关冻结的湖南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账上的60万元不是违法所得。
      辩护人唐壮辉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范秩蛎在整个传销运营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相对较小,并没有起到策划、操纵、管理、宣传等作用;2、被告人范秩蛎在本案中没有实际发展会员,也没有通过会员系统获取过任何非法利益;3、被告人范秩蛎归案后协助公安机关劝说被告人马奋东投案,并成功的规劝同案人金某、罗某某到公安机关投案,具有立功表现,可以减轻处罚;4、被告人范秩蛎自愿认罪,认罪态度较好,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被告人马奋东辩称,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自愿认罪。
辩护人杨晃伟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马奋东是受聘于亚盾公司,其仅仅是执行公司的命令,不是该案的发起者、操纵决策者,相对于其他主犯作用较小;2、“十八罗汉”只是公司各部门负责人的外号,“十八罗汉”没有打破原设立的传销体系,与组织、领导整个传销活动的扩大没有关联性;3、被告人马奋东具有自首情节,且愿意全部退缴违法所得,认罪态度好,建议法院对其减轻处罚并判处缓刑。
辩护人杨晃伟向法庭提交了如下证据:亚盾科技网络有限责任公司CEO聘用合同及聘书,拟证明被告人马奋东是受聘于公司,被告人范秩蛎、吕辉波是公司老板。
被告人刘茂盛辩称,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自愿认罪。
被告人武鹏柯辩称,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自愿认罪。
辩护人黄澍滨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武鹏柯与涉案公司合作时间较短,未发展任何下线,不知晓涉案组织的内部分工及获利情况,主观恶性较小,犯罪情节轻微;2、被告人武鹏柯是从犯,应当对其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且被告人武鹏柯归案后主动坦白案情经过,认罪态度好,且全额退缴违法所得,可酌情从轻处罚;3、检察机关认定被告人武鹏柯的违法所得过高,应予以核减。建议法院对其适用缓刑以下刑罚。
被告人蓝苑强辩称,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对公诉机关认定其违法所得有异议。
辩护人汤亚男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蓝苑强在整个犯罪活动中仅起次要作用;2、公诉机关认定其违法所得数额应当予以核减。
辩护人汤亚男当庭提交了如下证据:购买电子产品的淘宝详单截图及阳光香港海外企业注册中心发票,拟证明鉴定机构认定的被告人蓝苑强的违法所得中有部分是为公司采购办公用品和注册香港亚盾国际集团公司的实际开销,应当从违法所得中核减。
被告人周咏梅辩称,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自愿认罪。
被告人朱洪立辩称,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自愿认罪。
经审理查明:2016年3月份,被告人吕辉波参考其他数字货币的营销模式,构思了“亚盾币”传销模式,后将其设计的传销模式告知被告人范秩蛎,被告人范秩蛎表示赞同并一起筹划,分工合作。被告人吕辉波负责网络传销平台的构建,被告人范秩蛎负责该传销组织的前期必要的投入及组织协调外部关系,同时二人邀请邓某某(另案处理)到公司为“亚盾币”做市场推广。在邓某某提出要求后,被告人吕辉波制定出了亚盾币推广的相关制度。
“亚盾币”网络传销模式的运行需要两个平台,一个是“亚盾币”会员管理系统,一个是“亚盾币”交易平台。
为了让设计的“亚盾币”传销模式得以推广,被告人吕辉波找到被告人武鹏柯,让其按照自己设计的传销模式开发“亚盾币”的会员管理系统,2016年3月底,被告人武鹏柯按照被告人吕辉波的要求开发出了“亚盾矿机系统”,并对该系统一直维护至同年6月初。会员管理系统具有会员注册、发行和出租虚拟的“亚盾矿机”、对会员进行分红和发展下线时层层返利的功能。对会员进行分红称为“静态收益”,发展下线的返利称为“动态收益”。获取该收益的前提是必须要成为“亚盾币”传销组织的会员,而获得会员资格必须通过人民币购买相应数量的“亚盾币”,然后由推荐人(即上线)代为租赁虚拟矿机。“亚盾矿机”分为小、中、大三种型号,每年的租金分别为1000亚盾币、5000亚盾币、10000亚盾币(即入门费)。2016年4月18日之前,“亚盾币”处于内排期,发行价格为人民币2元/枚,内排期之后,亚盾币的初始发行价为人民币3元/枚。成“亚盾币”传销组织的会员后,传销组织通过会员管理系统自动向低级会员每天返利3-4个亚盾币、中级会员每天返利18-22个亚盾币、高级会员每天返利42-52个亚盾币,称为“静态收益”。“亚盾币”传销组织向会员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的返利为“动态收益”,具体为上线将其发展的下线放置到左区或右区,区内“亚盾矿机”的亚盾币总值高的为“大市场”、总值低的为“小市场”,上线每天可以获得自己“小市场”内所有“亚盾币”会员“静态收益”25%的返利,“大市场”的返利则视上线自身的会员级别而异,低级会员的上线每天可以获得自己“大市场”内所有的“亚盾币”会员“静态收益”1‰的返利,中级会员的上线每天可以获得自己“大市场”内所有的亚盾币会员“静态收益”3‰的返利,高级会员的上线每天可以获得自己“大市场”内所有的亚盾币会员“静态收益”5‰的返利。
同时,被告人吕辉波又找到李某(在逃,另案处理),让其根据自己的要求开发了名为“万币网”亚盾币交易平台及发行“亚盾币”的亚盾钱包(电脑版),将“亚盾币”进行买卖以兑换人民币,会员从“亚盾矿机系统”提取亚盾币时,传销组织将从后台系统直接扣除10%的亚盾币作为手续费,“亚盾币”在交易平台上兑换人民币时,交易平台将再次收取5‰的手续费。
被告人范秩蛎出资承租了湖南省长沙市开发区万达广场A栋XXXXX室作为传销活动的办公地点,并购买了相应的办公设备,同时动用自己多年的人脉关系,先后邀约被告人刘茂盛、唐某(另案处理)、周某某(另案处理)、兰某某(另案处理)、被告人周咏梅等人加入传销组织,参与该传销组织的日常管理。
经过被告人吕辉波、范秩蛎的前期筹备、运作及被告人武鹏柯、李某等人的协助,“亚盾币”传销组织按照此前被告人吕辉波设定的返利模式,于2016年4月正式对外发行“亚盾币”。同时,邓某某带领自己的团队加入该传销组织并任该传销组织的总裁。为了该传销组织的发展壮大,被告人范秩蛎、吕辉波、邓某某在该传销组织内设立了专门从事网络传销平台处理的技术部,由被告人吕辉波负责;设立了专门从事发展会员的市场部,由邓某某负责;设立了专门用于涉传违法资金管理的财务部,由被告人刘茂盛、唐某进行管理;设立了专门用于培训洗脑的教育部,由范某2负责,被告人范秩蛎为董事长。该传销组织以报销车费、包吃包住等条件吸引大量人员前往考察,随即组织范某2(另案处理)、王某某(另案处理)、韩某某(在逃,另案处理)、刘某某(在逃,另案处理)、金某(另案处理)等讲师对前来考察的人员进行洗脑培训。进过培训,每天都有大量的人员加入该传销组织,成为会员。
在传销过程中,因怀疑邓某某中饱私囊,2016年4月25日,被告人范秩蛎、吕辉波等人决定免去邓某某总裁职务,并任命被告人马奋东任总裁一职继续开展传销活动。
被告人马奋东担任该传销组织的总裁后,会同被告人范秩蛎、吕辉波等人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一是在延续以往的“静态收益”、“动态返利”制度的同时,新增了市场支持政策、平移鼓励政策、特别奖励政策。其中市场支持政策是指按照上线发展下线的业绩给予10%至20%的比例进行返利;平移鼓励政策是指上线在一定时期内完成一定的下线发展任务,则可以提前享受其所发展下线的收益,如果未按期完成任务,则不能享受任何发展下线的收益;特别奖励政策是指发展的下线中小市场的高级会员人数达到200人且直接推荐的高级会员达到6人,奖励奔驰轿车一辆;发展的下线中小市场的高级会员人数达到500人且直接推荐的高级会员达到10人,奖励保时捷轿车一辆。二是改造、新增“亚盾币”传销组织的职能部门。财务部与市场部继续保留,财务部仍由被告人刘茂盛和唐某负责,市场部由被告人马奋东亲自负责,2016年7月份之后,由李某某(在逃,另案处理)负责;将此前的教育部改名为“数字货币研究中心”,由王某某讲师团队(成员包括范某2、金某、刘某某、韩某某等人)负责对传销组织的人员进行洗脑培训并通过微信群或公众号等网络向不特定对象进行宣传;新增了电商部,由被告人蓝苑强负责传销组织在网上商城的开发,以及传销组织在手机APP方面的运营开发;新设总裁办,由余某某(在逃,另案处理)及被告人周咏梅负责该传销组织对内行政管理;新设战略委,由吕某某(另案处理)负责对传销组织的策划、管理、规划方面做建议;设立法务部,由兰某某负责对传销组织如何逃避法律风险做服务。三是注册公司对“亚盾币”传销组织进行包装,助推该传销组织的规模性发展。先后注册了“湖南亚盾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湖南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湖南亚盾阿拉比卡咖啡有限公司”。四是竭力塑造该传销组织的合法性。
2017年7月底,该传销组织通过离岸社团中国互联网金融研究院获得一块“中国互联网金融研究院数字货币研究中心”的牌照,大肆进行虚假宣传,称该牌照系由国家工信部颁发,得到国家的支持和认可。五是培养“亚盾币”传销组织骨干。多次举办市场领导人拓展训练,以培养“亚盾币”传销组织推广市场的业务水平和会员之间的整体凝聚力,同时利用一些专家学者及新闻媒体造势,并成立了由“亚盾币”传销组织骨干形成的“十八罗汉”。2016年7月底,为鼓励会员继续发展下线,“亚盾币”传销组织在湖南省长沙市湖南宾馆召开了一次特别贡献奖的兑现大会,在此次会议上,分别奖励该传销组织发展下线较多的马奋东、朱某某(又名朱某2,另案处理)、罗某某(另案处理)三人各一台奔驰牌小轿车,厂牌型号均为梅赛德斯-奔驰牌BJXXXXXXX,发动机号分别为10XXXXXX、10XXXXXX、10XXXXXX,车辆识别代号分别为LEXXXXXXXXXXXXXXX,LEXXXXXXXXXXXXXXX,LEXXXXXXXXXXXXXXX,价税合计均为人民币31.5万元。被告人马奋东让其儿子马某到场将该辆奔驰车领走。
2016年8月,被告人吕辉波发现“万币网”交易平台经常被黑客攻击,大量“亚盾币”被盗走。随即让唐某某(在逃,另案处理)负责开发出了新的交易平台“区块米”。
2016年8月30日,因被告人范秩蛎、吕辉波又怀疑被告人马奋东中饱私囊,遂将马奋东开除该传销组织,并任命被告人周咏梅为代理总裁。
2016年9月初,“亚盾币”传销组织在宁乡市召开了一次“灰汤会议”,在会议上通过了组建公司董事会、监事会的决议,同年9月底,董事会任命吕某某为总裁,2016年9月30日该组织正式取消营销模式中的层层返利模式,后注销了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
2016年10月24日,“亚盾币”传销组织成立了湖南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并由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实缴出资人民币400万元,该基金会在华融湘江银行开设账户,账号为811XXXXXXXXXXXXXX。
在整个传销活动过程中,为了规避风险,被告人范秩蛎先后将刘茂盛、范某某、范某1、夏某、黄某某、黄某1、马某、廖某、肖某、肖某1、曾某某等人开设的私人账户专门用于该传销组织的收付款、“亚盾币”会员的奖金发放、“亚盾币”传销组织员工的工资发放及该传销组织获取的违法所得的转移。
在“亚盾币”传销组织的筹备成立过程中,被告人吕辉波、范秩蛎均系该传销组织的发起人。在该传销组织的发展壮大过程中,被告人范秩蛎任董事长,负责该传销组织的运行经费保障、外部关系协调并掌控该传销组织的财务;被告人吕辉波提出具体的传销模式,构建网络传销平台,掌控该传销组织的技术后台。二被告人均是该传销活动中起发起、策划与操控作用的关键人员。
被告人马奋东于2016年4月25日至2016年8月30日期间担任“亚盾币”传销组织的总裁,积极制定鼓励传销的政策,大力发展会员,领导该传销组织进一步发展壮大,且自己发展下线2305人,下线层级达102层,在该传销组织中获得高额利益。经怀化市泰信司法鉴定所鉴定,被告人马奋东从该传销组织非法获利人民币5856110.00元。
被告人刘茂盛于2016年4月初加入该传销组织并担任会计,为该传销组织的关键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对传销活动的管理、扩大起到了积极作用。同时,被告人刘茂盛发展下线33人,下线层级达25层。被告人刘茂盛在该传销组织中非法获利人民币10万元。
被告人周咏梅于2016年7月下旬进入该传销组织,2016年8月10日正式担任总裁助理,负责组织召开早会、员工考勤、外事接待、车辆管理、公司高层会议记录等日常事务的管理。2016年8月30日至同年9月底,被告人周咏梅担任该传销组织的代理总裁,拥有该传销组织的财务审批权、中低层人事任免权以及相关的行政管理权并沿用前任总裁马奋东的传销模式及奖励政策,在该传销组织中起到了管理、协调作用。被告人周咏梅从该传销组织非法获利人民币10.8万元。
被告人武鹏柯在2016年3月底应被告人吕辉波的要求开发出用于传销组织的“亚盾矿机系统”并持续对该系统的运营维护至2016年6月初。在其离开该传销组织后,所开发的“亚盾矿机系统”一直供该传销组织使用,其对该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起到了积极作用。期间,被告人武鹏柯从该组织非法获利人民币10万元。
被告人蓝苑强自2016年7月下旬加入该传销组织,任该传销组织的电商部部长,带领团队负责传销组织在网上商城的开发,以及该传销组织在手机APP方面的运营开发,多次宣传并不存在的“亚盾商城”并负责“亚盾币”的网络宣传,2016年8月份以来参与“亚盾矿机系统”的维护,对该传销组织的管理、扩大起到了积极作用。期间,被告人蓝苑强从该组织非法获利人民币436938.90元。
被告人朱洪立于2016年4月份成为“亚盾币”传销组织的会员,随后开始发展下线,至案发时止,共发展下线79人,下线层级达16层。期间,被告人朱洪立从该传销组织非法获利4.5万元。
2017年3月31日,被告人范秩蛎、吕辉波、刘茂盛、蓝苑强、周咏梅被公安机关抓获。2017年4月9日,被告人朱洪立被公安机关抓获。2017年4月19日,被告人武鹏柯被公安机关抓获。2017年7月5日,被告人马奋东在被告人范秩蛎的劝说下,主动到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投案。此外,被告人范秩蛎还先后劝说金某、罗某某至公安机关投案。被告人吕辉波归案后,积极提供线索,并通过其妻子付某某多方联系,规劝同案人吕某某向公安机关投案。
2017年5月9日,办案民警依法对该传销组织的“矿机会员管理系统”的数据库进行提取,经湖南省鉴真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该传销组织共发展会员6639人,会员层级达119层,推广“亚盾矿机”12851台,其中小矿机4459台,中矿机947台,大矿机7445台,共计价值“亚盾币”83644000枚,向全体会员返利的亚盾币共计41419011.95枚。
2017年8月1日,怀化市泰信司法鉴定所通过鉴定,认定“亚盾币”组织自2016年4月至2017年3月期间,通过利用相关人员的个人银行账户收取会员资金合计人民币90483079.30元,扣减向会员及相关人员转款合计人民币77118628.49元,“亚盾币”传销组织资金结余人民币13364450.81元。其中所得的涉传资金除用于该传销组织的日常运转及该传销组织人员的工资福利外,其余资金通过多次转账或者地下钱庄的方式予以转移。
案发后,被告人范秩蛎于2017年7月18日向新晃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3000000元;被告人马奋东于2017年7月6日向公安机关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3000000元、于2017年8月17日向新晃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256110元,于2017年9月15日向本院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591557.43元;被告人刘茂盛于2017年7月19日向新晃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100000元;被告人周咏梅于2017年7月25日向新晃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108000元;被告人武鹏柯于2017年5月25日向公安机关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100000元;被告人蓝苑强于2017年5月27日向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400000元、2017年8月17日向新晃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98012.5元;被告人朱洪立于2017年8月16日向新晃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退缴的违法所得人民币45000元。
2017年3月30日,公安机关将湖南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及被告人马奋东、被告人范秩蛎、被告人吕辉波、梁某某等涉案银行账户予以冻结。
2017年3月31日,公安机关依法将供该传销组织使用的38台电脑主机、2台服务器,予以扣押;依法将被告人吕辉波持有的车牌号为鄂A5XX**的宝马牌BMWXXXXXX型小型轿车予以扣押;依法从马某处扣押了用违法所得购买的白色奔驰牌小车1辆(梅赛德斯-奔驰牌BJXXXXXXX,发动机号为10XXXXXX,车辆识别代号分别为LEXXXXXXXXXXXXXXX,所有人马某,车牌陕K11X**),并随案移送。
另查明:1、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依法冻结了被告人马奋东在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亚运村媒体村支行账号为6222XXXXXXXXXXXXXXX的账户存款,在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绥德县支行账号6228XXXXXXXXXXXXXXX的账户存款及在招商银行北京分行立水桥支行账号为6214XXXXXXXXXXXX的账户存款。
2、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依法冻结湖南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在华融湘江银行长沙湘江中路支行账号为811XXXXXXXXXXXXXX的账户存款人民币609439.55元;冻结同案人冯某在交通银行长沙湘江中路支行账号为6222XXXXXXXXXXXXXXX的账户存款人民币189742.2元,冻结黄某某在中国银行长沙市东塘支行账号为6217XXXXXXXXXXXXXXX的账户(涉案账户)存款人民币43400.24元;冻结黄某1在中国银行长沙市湘江北路支行账号为6216XXXXXXXXXXXXXXX的账户(涉案账户)存款人民币9220元,冻结范某某在中国银行隆回县桃洪中路支行账号为6216XXXXXXXXXXXXXXX的账户(涉案账户)存款人民币6286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庭审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一)物证、书证
1、涉案电脑、涉案人员手机、SD卡、封存文件清单、镜像盘,证明吕辉波、范秩蛎、马奋东、蓝苑强等人之间的互相联络、微信群、微信聊天记录的存储介质情况及封存情况。
2、提取物品照片,证明丁某、郑某某、王某、郭某某、刘某、吕辉波及龙银中国被提取的物品情况。
3、刘茂盛、周咏梅、罗某1的笔记本及其内容,证明“亚盾币”传销组织的性质、分工及相关人员的入职时间。
4、扣押的奔驰车一台,证明该奔驰车(梅赛德斯-奔驰牌BJXXXXXXX,发动机号为10XXXXXX,车辆识别代号分别为LEXXXXXXXXXXXXXXX,所有人马某,车牌陕K11X**)为“亚盾币”传销组织给马奋东的奖励。
5、从唐某处扣押的银行卡,证明“亚盾币”传销组织利用大量私人账户收支涉传资金的事实。
6、公安机关的《接报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指定管辖决定书》,证明案件线索的来源、发案时间、地点、基本案情、立案时间及指定管辖的情况。
7、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证明被告人范秩蛎、吕辉波、马奋东、刘茂盛、武鹏柯、蓝苑强、周咏梅、朱洪立均已达到完全刑事责任年龄,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8、抓获经过、归案情况说明,证明被告人范秩蛎、吕辉波、周咏梅、蓝苑强、刘茂盛、武鹏柯、朱洪立均系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及被抓获的时间、地点、经过。被告人马奋东系在其家人及被告人范秩蛎的劝说下到公安机关投案。
9、范秩蛎《致辞》、湖南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亚盾商学院、亚盾国际集团、湖南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的工作制度及相关部门、人员的岗位职责、员工工资标准、管理流程及周某、刘茂盛、蓝苑强等人的岗位职责,证明“亚盾币”传销组织组织的构架及各部门及相关人员在组织中的工作职责。
10、办公室工作职责、公司项目进展情况汇报、市场总结报告、湖南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会议议程、关于申请成立中国数字资产交易所报告、宣传资料(亚盾联盟,未来之王)、崛起的数字货币湘军、(哈希椭圆曲线加密算法)数字货币的算法、王者亚盾,亚盾宣传制作合同、宣传资料,亚盾文化体系、宣传资料,马奋东(马尚飞)在亚盾数字与数字货币研讨会上的发言稿,首届区块链大会、长沙区块链国际论坛、“爱链天下,从我做起”倡议书,基金会2016年工作总结和2017年工作计划、南方丝绸之路发展论坛赞助协议书、区块链大会会务手册,证明“亚盾币”传销组织对外的宣传资料和宣传活动的具体内容及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进行的相应活动和宣传及工作总结、计划情况。
11、亚盾集团、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会议纪要、本周工作完成前情况及下周工作预案、董事会扩大会议流程表、工资审核、员工登记表、各部门员工工资情况、基金会第一届理事会会议议程、登记事项表、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工作总结和计划、框架图、培训资料、计划、新选理事会成员决定、总裁办八月份工作目标、行政办九月份工作目标管理、亚盾董事会扩大会议暨战略发展规划研讨会会议流程、罗某1个人总结、震撼心灵的“药引子”、公司组织构架及部门领导人的任命决定,证明“亚盾币”传销组织发展会员拉人头、发展下线赚钱的网络传销特征及该组织的部门情况、人员状况及职务、工作开展情况。其中范秩蛎为董事长、马奋东为总裁、吕辉波为技术部负责人、蓝苑强为电子商务部执行总裁、周咏梅为公司副总裁、该公司实际经营仅限于发展亚盾会员及租赁虚拟矿机成为矿主。
12、招聘录用、人事异动、亚盾电子商务薪酬、办公用品管理制度、请假调休制度、电商部员工工资待遇及各岗位职责、员工手册、湖南珍邮数字科技文化有限公司章程和准许注销登记通知书、企业管理咨询公司股东会会议决议复印件、企业管理咨询公司、基金会章程、基金会成员资料、咨询工薪酬、考勤表、员工通讯录、亚盾宣传资料、冯某笔记本复印件,证明“亚盾币”传销组织内部的人事管理、招聘、办公用品管理和薪酬管理等制度及相关章程、决议,其中薪酬制度明确实行密薪制。
13、龚某某2016年工作总结和2017年工作计划、亚盾电子商务公司用户注册协议、基金会2016年度总结和2017年度计划、区块链技术原理、学员积分表、同意设立基金会决议书及公司章程、龚某某笔记本复印件,证明“亚盾币”传销组织在2016年8月份由吕某某担任执行总裁后进行了很多整改及基金会2016年工作开展情况和2017年的计划目标。龚某某的笔记中记载,“亚盾币”传销组织在2016年9月份以前,有显著拉人头盈利计酬和培训洗脑等传销特征及亚盾组织部分会员信息、亚盾会员管理系统、亚盾矿机管理系统和亚盾币的第三方交易平台的相关信息和变化情况。
14、工作报告、湖南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经营情况汇报、关于申请成立中国数字货币交易所报告、组建阿拉比卡咖啡店报告、总裁办晨会纪要、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简介、亚盾集团各部门、亚盾基金会组织框架图、亚盾集团高层领导名单、合作协议、茶叶购销合同、基金会组织框架及岗位职责、总务部职责分工、人事月报表、亚盾国际服装定制人员名单、2016中国(长沙)区块链国际论坛、电商部8.22例会、框架协议、设立金融研究院数字货币研究中心批复、注册香港公司说明书、周咏梅笔记本复印件、亚盾高层通讯录,证明了“亚盾币”传销组织的框架、中高层领导联系方式及各相关公司的框架、运营状况及该组织进行对外宣传与协议签订活动主题和内容、被告人范秩蛎、马奋东等人在传销组织中的地位和进行的相关活动,以及证实周咏梅为“亚盾币”传销组织组织的行政副总裁,参与了该组织2016年8月至2017年3月份期间的重要会议。
15、罗某1笔记本复印件,证明罗某1作为“亚盾币”传销组织组织组织的秘书长,参与了该组织2016年7月至2017年3月期间的重要会议,且证实了范秩蛎、吕辉波、周咏梅、刘茂盛、蓝苑强等人的职责及入职时间,范秩蛎、吕辉波、周咏梅、刘茂盛、蓝苑强均为公司的高层,对公司的经营模式知情。
16、亚盾国际文化集团的相关制度及罗某1、袁某某、杨某、邓某1、周某等人的工作计划、商学院2016年小结、基金会2016年工作总结、2017年计划、技术部总结计划,证明亚盾国际集团内部的各项管理制度和薪酬福利方案以及部门员工和部门机构的工作总结和工作计划。
17、刘茂盛笔记本复印件,证明刘茂盛为财物总长,参与了亚盾的多次重要会议,且直接负责了发展人头,层层返利的相关转账事宜,亚盾公司存在团队(上下线),2016年3月26日开始对外租赁矿机,会员向公司付款后由刘茂盛通知出纳唐某,并由唐某审核后通知后台拨亚盾币到会员账号以及报销车旅费和住宿费的情况。
18、参会人员名单、区块链大会签到表、会议登记表、入住房间详情、宾客点名单和账户流水明细,证明“亚盾币”传销组织组织组织举行过多次大型会议的参会人员和开房等信息。
19、扣押决定书、扣押物品文件清单和发还物品、文件清单、办案情况说明,证明被告人吕辉波、范秩蛎、刘茂盛、蓝苑强、武鹏柯、周咏梅等人的相关物品被依法扣押的时间、种类、特征以及与案件无关的个人私有物品返还的时间、种类及特征。
20、关于“3.22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扣押物品情况的说明,证明侦查机关在对湖南省长沙市万达广场写字楼A座XXXXX号涉案房间、XXXXX号涉案房间和长沙北辰三角洲E3区XXXX号房间、长沙市上城金都北栋XXXX号出租房、浙江省临海市府前街XXX号房进行搜查,扣押相关涉案物品、文件时有些亚盾员工不在场,所以扣押物品、文件清单中没有签名。被搜查扣押的物品全部进行了登记入库,对其中的电脑、手机进行了封存、鉴定,对手机、电脑中的文件进行了相关整理、复印并由持有人签字确认。
21、亚盾国际集团员工登记表、亚盾国际文化集团员工薪资审核表,证明“亚盾币”传销组织组织组织的部门情况、人员状况及入职时间、联系电话、工资等情况。
22、房屋租赁合同,证明“亚盾币”传销组织的办公场地是租赁的。
23、常年法律顾问合同,证明范秩蛎作为湖南省亚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于2016年4月1日与北京盈科(长沙)律师事务所代表人兰某某签订了常年法律顾问合同。
24、数字货币业务管理系统开发维护服务合同书,证明浙江临海民艺公司委托北京互融时代软件公司开发龙银中国交易平台负责运营。
25、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3张,证明2016年7月29日,“亚盾币”传销组织组织组织从湖南华美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购买梅赛德斯-奔驰牌BJXXXXXXX轿车3辆,车辆识别代号分别为LEXXXXXXXXXXXXXXX、LEXXXXXXXXXXXXXXX、LEXXXXXXXXXXXXXXX,每辆车价税合计均为人民币31.5万元。
26、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出具的晃公(经)扣字[2017]0115号扣押决定书及扣押物品清单,证明公安机关依法扣押了马奋东的违法所得款人民币300万元。
27、“亚盾币”组织满足三层三十人上下线层级图,证明“亚盾币”传销组织的会员层级状况及该组织的发展规模。
28、内资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证明湖南省珍邮数字科技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湖南珍邮数字文化产业有限公司、湖南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湖南亚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湖南省贝游区块链软件开发有限公司、湖南亚盾阿拉比卡咖啡有限公司、湖南亚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湖南亚盾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统一社会信用代码、住所、法定代表人、注册资本、成立日期等基本情况。
29、银行开户信息及银行流水,证明夏某、范某某、蓝苑强、马奋东、肖某、肖某1、刘茂盛、黄某某、黄某1、廖某、马某、范某1的银行卡号及银行交易流水,以上银行卡均由唐某保管,用于亚盾公司收取会员会及向会员返利所用,刘茂盛的银行流水证实大额的酒店住宿费用及2016年7月27日向湖南华美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支付94.5万元购买三辆奔驰汽车的事实。
30、湖南亚盾科技网络有限公司、湖南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彭某、樊某某、曾某1、何某、梅某、周某、罗某某、冯某、曾某2、严某某、龚某、黄某2、范某2、朱洪立、肖某、奚某、马某1、范秩蛎、马奋东、吕辉波、刘茂盛、梁某某、李某1、郑某1、冯某1、余某、余某1、胡某某、周某2、郑某2、陈某2、张某某、吴某某、廖某某、李某等人的银行流水,证明公安机关依法查询了涉案相关人员的银行流水明细、资金动向及账户资金余额。
31、范秩蛎立功情况说明、罗某某归案情况说明、金某归案情况说明,证明经范秩蛎的劝说,马奋东、金某、罗某某投案自首,范秩蛎具有立功表现。
32、机动车信息情况登记表,证明被公安机关依法扣押的鄂A5XX**的小型汽车登记在吕辉波名下,该车2016年3月31日出厂,2017年1月9日初次登记,宝马牌,车辆型号BMWXXXXXX(BMW5XXXX),发动机号2112XXXX,车辆识别代号LBV5XXXXXXXXXXXXX。
33、晃公(经)冻财字[2017]0014、0015、0023、0026号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证明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于2017年3月30日将湖南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及范秩蛎、吕辉波、马奋东、梁某某等人的107个涉案银行账户予以冻结。
34、重点会员层级图,证明“亚盾币”传销组织存在上下级层级关系及各自的下线情况。
35、亚盾会员信息表,证明亚盾会员的名称、真实姓名、密码及提示问题、推荐人、安置人、安置区域、注册人、注册矿机时的矿机类型、现在的矿机级别、当前账户的亚盾币余额、是否激活及激活时间、注册时间、手机号码、邮箱、银行卡账号、实际报单时所交的钱、管理深度(代表在安置图的第几层)、推荐网体深度(代表在推荐图的第几层)、奖金总额、钱包地址、亚盾积分等情况。
36、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出具的电子检查说明,证明由于电子检查时部分被告人未到案,到案的被告人中由于部分已取保候审,路途遥远无法到达现场故部分电子检查笔录中持有人未签字。
37、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出具的关于涉案电脑原盘MD5值的情况说明、附原盘MD5值汇总表、原盘与镜像盘盘码对应表,证明电子检查的镜像盘内容和原盘内容一致,保证了数据的完整性。
38、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制作亚盾公司涉案扣押电脑进行电子检查封存、固定的电子证据文件目录,证明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从涉案电脑中进行电子检查后固定电子证据的细目。
39、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出具的涉案手机MEID表,证明被检查手机与持有人相匹配。
40、手机备份说明,证明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于2017年4月17日至4月25日将范秩蛎、刘茂盛、吕辉波、周咏梅、罗某1、蓝苑强手机进行数据备份,备份手机数据存于U盘当中。
41、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出具的手机电子检查无持有人在场的说明,证明由于相关人员已取保候审,故在电子检查时未到场。
42、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出具的U盘启封说明及照片,证明因电子检查,于2017年8月7日对相关U盘进行启封。
43、网站截图,证明2016年11月24日公安民警对亚盾币网址(www.955.com)的数据来源地址进行固定,对网页进行截图,将该网站的信息下载制作成word文档进行保存,共181页。亚盾公司在官网进行大肆宣传。
44、调查评估意见书,证明经本院委托,八被告人居住地司法局对八被告人进行社区评估,八被告人均具备社区矫正条件,建议适用社区矫正。
(二)证人证言
1、证人王某1、陶某某、陈某1、肖某某、范某3、姚某某、龙某某、李某2、聂某某、孙某、王某2、刘某1、李某3、龙某1、毛某某、陈某2、黄某3、张某1、田某某、姜某、唐某1、贺某某、杨某1、王某3、王某4、杨某2、张某2、张某3、尹某某、高某某、张某、粟某某、唐某2、黄某、李某4、谢某某、欧阳某某、叶某某、蒋某某、杨某3、沈某某、李某5、黎某、杨某4、谭某某、常某、李某6、黄某4、肖某1、黄某5、黄某、周某3、谢某、屈某某、冯某2、成某某、黄某6、于某某的证言,证明以上证人均为亚盾公司的会员,成为会员的时间、地点、经过及各自的上下线情况,同时证明亚盾币的运营模式,需要上线的推荐才能购买矿机成为会员,会员推荐下线会获得返利等事实。
2、证人龚某某的证言,证明龚某某是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市场部的实习讲师、客服。湖南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对外宣称湖南亚盾国际集团,有湖南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湖南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数字货币培训中心、湖南数字珍邮科技文化公司、湖南亚盾商学院、湖南亚盾企业咨询管理公司。董事长是范秩蛎、总裁是马奋东。湖南亚盾商务有限公司推广矿机和亚盾币,没有实物销售,购买亚盾币必须成为会员,成为会员后就可以租矿机。营利模式是双轨制,动态发展会员返利,分为大小区,小区每发展一个会员直接返利20%,大区就是层层发展的会员每个返利0.5%,大区可以层层返利。9月23日前要由推荐人帮助购买人在交易平台注册,推荐人可以拿下线20%的亚盾币奖励。龚某某自己也是亚盾会员,公司按照吕某某的思路让亚盾币价格继续下跌,大量持币人抛币后,公司就将币收回来,等到矿机满一年之后再把币的价格拉上去。
3、证人夏某的证言,证明亚盾币是一种虚拟币,湖南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没有实际商品,主要就是向人推荐购买矿机,推荐购买的人越多,在公司的话语权就越大。范秩蛎是公司的董事长,财务部是刘茂盛、周咏梅负责管理日常事务,吕辉波负责后台。会员主要就是推荐别人来购买矿机,推荐人会有得利,推荐的人越多,公司给的奖励就越多。公司还有一个商学院是给会员培训的机构,每次培训的地点都不同,商学院对亚盾币起到了宣传的作用。2016年4月份,范秩蛎让自己办了一张卡给他用来走账。
4、证人刘某2的证言,证明刘某2在亚盾公司网络平台从事客服工作,具体就是教人在网络上注册和基本操作。使用亚盾币购买矿机成为会员,矿机根据不同的级别每天可以产生不同数量的亚盾币币,还有一种方式是会员介绍团队或者个人购买矿机分层级获得返点。亚盾币主要靠公司宣传吸引大量的人来购买亚盾币。亚盾公司主要负责人是范秩蛎、马奋东,余某某是马奋东的助理,刘茂盛负责后勤,蓝苑强负责网络技术,马奋东走后周咏梅担任代理总裁。
5、证人曾某1、樊某某、李某7、荀某、游某、朱某1、戴某的证言,证明以上证人是亚盾公司北辰技术开发部的员工,直接上司是蓝苑强,主要工作是建立和开发网站页面、商城后台开发、商城多元语言翻译、矿机APP开发等。
6、证人罗某2、胡某的证言,证明罗某2和胡某都是通过蓝苑强面试招进公司的,前期主要是围绕“亚盾电子商城”做一些技术方面的工作。后来团队接到新的任务,要求根据旧的“亚盾会员矿机托管系统”进行升级改造,蓝苑强要求我们砍掉老系统的界面,老系统里有推荐奖、报单奖,然后针对这些模块进行分工。罗某2主要负责多语言转换及会员信息的读取优化,胡某负责财务模块,包括提币功能、亚盾币转换矿机币功能、朱某1负责会员资料模板等。蓝苑强给我们具体讲了怎么样实现新老系统对接,并要求我们对网络上有关的负面消息进行收集、汇报。公司的主要领导人有董事长范秩蛎、前总裁马奋东、总裁吕某某、还有吕辉波、周咏梅、蓝苑强等人。
7、证人黄某7的证言,证明黄某7是亚盾公司的法律部成员,2016年8月份兰某某律师组织团队讨论亚盾公司的刑事风险,其中包括传销风险,其听说公司推广模式存在“层层获利”。亚盾公司的总裁是马奋东,后来是吕某某是总经理,财务部负责人是刘茂盛,电子商城是蓝苑强,技术部负责人是吕辉波,市场部负责人是李某某。
8、证人曾某某的证言,证明2016年11月份的时候,曾某某用自己的名义在广州的一家招商银行办了一张银行卡并将卡拿给范秩蛎使用。范秩蛎用该卡约五次,金额约有50万左右。2017年3月曾某某花了15000元买了亚盾币成为会员。
9、证人李某8的证言,证明刘茂盛于2016年7月25日以每月5100元的价格租赁了北辰三角洲E3区XXXX号房。
10、证人屈某1、蒋某1的证言,证明屈某1将自己的台州府城文化创意产业园二楼“养心房”免费供其朋友吕某某使用,具体从事亚盾币的经营活动。2017年3月31日,屈某1和蒋某1看到公安机关对该经营活动场所进行搜查,把郭某某、丁某、郑某某及其他几个年轻人及一些办公电脑带走。
11、证人崔某某、张某4、郑某1、胡某1、严某、蔡某某、黄某8、杨某5、张某5、陈某3、万某的证言,以上证人均证明银行账户上虽然有梁某某的付款,但都是国外贸易公司支付的货款,有正常的贸易往来,不是在帮亚盾公司转移财产。
12、证人王某5的证言,证明何某是其同事,当时自己公司资金出了点问题,然后何某通过他自己的关系找到马某和曾某2借钱还贷,后来王某5又向银行申请贷款下来后就把钱还给他们了。证明他们之间是正常的借贷。
13、证人林某某、赵某某的证言,以上证人证明与赵海英之间有正常的生意往来,赵海英向其账户汇款均是进货款。
14、证人王某6的证言,证明自己账户中用曾某2银行账户转账的人是范秩蛎,因为王某6做工程,有时候工程没有结账,自己向范秩蛎借钱给工人发工资,范秩蛎还用过马某和彭某的账户给王某6转过账。给范秩蛎借的钱利息都是按天计算,向范秩蛎借的钱自己都还了。
15、证人郝某、韩某1的证言,以上证人证明自己与纪仁赛之间有正常的生意往来。不是帮亚盾公司转移财产。
16、证人李某9的证言,证明自己与莫小康、王某6夫妇之间的账务往来都是正常的工程款结算。
17、范某某的证言,证明范秩蛎是自己的弟弟,范秩蛎多次向其借钱,所以账面上的资金往来是范秩蛎向自己还款,之间没有不法利益。
18、证人付某某的证言,证明被告人吕辉波在看守所内通过委托律师向自己提供重要线索,让付某某协助劝说同案人吕某某归案。吕辉波有立功情节。
(三)同案人的供述与辩解
1、同案人邓某某(亚盾公司第一任总裁)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2016年4月5日吕辉波电话邀请其到长亚盾公司做亚盾币推广,当时其提出了三个要求:一是要虚实结合,其负责做商城销售产品;二是要将亚盾币放在第三方交易平台,其可以获得交易提成;三是其推广的会员要拿提成。后来范秩蛎和吕辉波默许,让其按照自己的想法先做,4月6日其正式到公司去上班了。推广会员拿提成的具体模式是吕辉波制定的,亚盾币有一个奖金制度,就是按照奖金制度来拿提成。要成为亚盾会员首先要租赁亚盾矿机,矿机分大、中、小三种,每推荐一个会员可以拿5%的提成。亚盾公司没有商品销售,期间也没有什么领导架构,就只有范秩蛎和吕辉波两个老板。其在公司每天就是喝茶、看报,有会员来咨询的时候,就和他们进行一些互联网、数字货币方面交流。亚盾公司搞晚宴的时候其被推上台发过几次言,其没有出任过执行总裁一职,但是公司的人都以为其是总裁。公司主要是通过培训来发展会员,培训的内容主要就是介绍互联网加实体产品、数字货币的发展趋势。后来因为和吕辉波、范秩蛎之间的合作要求没有实现,4月20号其选择离开了亚盾公司,为了弥补损失,范秩蛎和吕辉波主动提出按照一开始的优惠政策补偿其50万个亚盾币,这些币后来被其卖给其他会员,最终获利有57万多元。有一名叫范某2的人在公司进行培训,经过范某2的培训,每天都会有很多人缴纳会费成为会员。
2、同案人唐某(亚盾公司出纳)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唐某在亚盾电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只认识刘茂盛范秩蛎、马奋东、冯某,其他人都不认识,也不来往。其在公司主要做出纳,具体工作就是收付款,如果需要付款,范总(范秩蛎)或者刘会计(刘茂盛)就通过电话或者微信通知,告诉其卡号、名字及金额,其就通过网银转给对方。收款就是刘会计告诉其哪张卡进多少钱,通过查看后钱到账后就会通知刘会计。唐某在亚盾公司上班的一个月中给一些人开了一些关于“矿机”的纸质收据,后来都交给刘茂盛了。具体用来进行收付款的银行卡有刘茂盛的中国银行卡、夏某的华融湘江银行卡、廖某的中国银行卡、黄某1的中国银行卡、黄某某的中国银行卡、黄某某的广发银行卡、范某某的中国银行卡、马某的交通银行卡、范某1的建设银行卡,这些卡中有些是范秩蛎给自己的,有的是范秩蛎授意其他人给。刘茂盛、夏某、马某、黄某某的卡是他们本人给唐某的。这些卡交到其手里的时候是没有钱的,开卡的时候都是留唐某的联系电话,里面的流水都是其本人经手,经其签字确认了。而且这些卡基本都已经没钱了。从2016年4月一直到2017年1月期间,有支付过工资,也有支付过其他款项,但是这些都是范秩蛎和刘茂盛通知其付的。
3、同案人冯某(亚盾公司会计)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冯某于2016年11月份进入湖南珍邮数字科技文化产业有限公司担任会计,到了2017年1月份,公司把亚盾企业管理咨询公司和爱心基金会也移交给其。这三家公司的实际股东都是一样的人。湖南珍邮数字科技文化产业有限公司的股东是范秩蛎,他占51%的股份。亚盾企业管理咨询公司的幕后投资人是范秩蛎,明面上是周咏梅。湖南省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发起人是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该公司的股东也是范秩蛎,吕辉波是理事长。三家公司的财务都是一体的,但账务是分开的。如果湖南珍邮数字科技文化产业有限公司和亚盾企业管理咨询公司没有钱了,就会找爱心基金会和范秩蛎。其在这三家公司任会计,负责三家公司的日常支出,包括工资、水电费、装修费、差旅费等,这些钱都是范秩蛎给的。这三家公司的领导及相关主管还是在经营已经注销了的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业务,这三家公司就是一个空壳。其对湖南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基本不了解,只知道湖南省区块链爱心基金会、湖南珍邮数字科技文化产业有限公司、湖南亚盾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人员都是从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出来的。爱心基金会的发起人是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爱心基金会的400万注册资金也是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汇入的。珍邮公司及亚盾咨询公司资金的运转有两个途径,一是找股东范秩蛎拿钱,二是从基金会的账户上转钱进来维持公司运转。亚盾爱心基金会公账里大概有70万被公安机关依法扣押了,其自己一张交通银行的卡用来转公账,里面有18万左右,也被公安机关扣押了。
4、同案人罗某1(总裁办秘书)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罗某1是2016年7月2日正式入职亚盾公司担任总裁办秘书。在马奋东时代,马奋东是总裁,负责公司全盘。据说亚盾公司的原始股东是范秩蛎和吕辉波,范秩蛎是董事长,但是没有具体在公司负责,吕辉波负责技术后台,他大部分的时间在浙江临海。总裁办负责会议组织、人员招聘、工资造表、档案管理;企划部负责公司宣传设计;商学院没有什么职能;财务部主要负责物资采购、发放、工资发放;市场部负责推广市场(推广矿机、发展会员);电商部负责整合生产厂家的优秀产品做电商平台;发展战略委员会的职责是公司的发展运营规划设计。在吕某某时代,吕某某为总裁,主要负责公司的运营规划;范秩蛎是董事长,主要负责外围关系的协调;周咏梅负责管理公司的日常行政、大型活动;客户部主要是为矿机系统及交易平台提供客服;商学院主要是对国际文化交流与数字货币安全师ID培训,面向社会也对内培训。2016年7月11日公司召开例会时,范秩蛎在会上提出要从法律的角度去掉传销的嫌疑,意思就是范秩蛎当时知道公司的经营活动涉嫌传销,要求公司尽量规避这种嫌疑。7月28日在湖南宾馆召开了市场领导人会议,会上给优秀会员奖励了三辆奔驰车。2016年8月30日马奋东正式辞职。9月份范秩蛎说接到工信部一个通知,要求整改,去传销去中心化,当时最赞成的就是兰某某,但是当时做市场的基本都是反对的。2016年10月24日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注册资本400万元是从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账户打过来的,该笔资金中的30万元用来买了一辆别克商务车,17万元用于爱心事业。基金会资金的管理和使用权都是吕某某。公司的主要经营项目就是租赁矿机,经营模式就是要发展下线租赁矿机。
5、犯罪嫌疑人马某(马奋东之子)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马某不是亚盾公司的会员。其父马奋东应范秩蛎的邀请任湖南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当时还发了聘书。其从父母的通话中了解到这家公司的董事长是范秩蛎,经营一种叫“亚盾币”的虚拟货币,经营模式就是先通过人介绍购买亚盾币成为公司会员后才有资格介绍其他人购买亚盾币,如果被介绍的人购买了亚盾币,推荐人就会获得提成,但是具体层级结构及返利情况自己不清楚。其在网上浏览关于湖南亚盾电子商务公司,发现网上有些关于亚盾公司的正面宣传,也有讲公司是骗局,是传销组织,但是没有在意。2016年7月底的一天,马奋东让自己到湖南亚盾公司来参加一个会议,会上有亚盾公司的领导围绕介绍亚盾公司的市场规划、发展前景做介绍,并不停的介绍亚盾币如何好,鼓励大家购买亚盾币,并有一定的推荐奖励等,当时自己觉得公司有传销的嫌疑,在这次会议上其领到一辆奖励给马奋东的奔驰轿车,后来其将车带回到陕西省榆林市绥德县上户。其知道这家公司范秩蛎是老板,公司有人负责管理后台,自己没有注册过会员,但是其父马奋东用其名字注册过会员。
6、同案人周某(总裁助理)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周某于2016年5月进入亚盾公司上班,担任总裁助理。“亚盾币”是一种虚拟货币,是亚盾公司4月发行的,依托万币网、云资产、区块米、龙银等平台开发使用,在这几个平台上买卖。公司负责提供亚盾矿机,要想取得加入资格就必须花钱从平台买亚盾币注册会员租赁矿机,矿机分为普通矿机、加强矿机、极速矿机三个等级,普通矿机需要1000亚盾币,折合人民币就是3000元,加强矿机需要5000亚盾币,折合人民币就是15000元,极速矿机需要10000亚盾币,折合人民币就是30000元。自己花了20多万注册了矿机。公司发展会员就是靠公司的宣传,然后介绍他人购买矿机成为会员,还有就是通过会员发展会员,公司给予一定的奖励。奖励制度分为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静态收益就是根据会员等级进行固定的返利,动态收益不是很清楚。其知道公司一共举办了四次大型会议,但其在这些大型会议中没有起什么作用,其中在2016年7月份的会上公司奖励给马奋东、朱某2、罗某某每人一台奔驰车。湖南亚盾电子商务公司分为两个阶段,马奋东还在公司的时候成立了“十八罗汉”,马奋东是大罗汉,也是公司的总裁,负责整个公司的运营。范秩蛎是二罗汉,也是公司的董事长,负责公司的全盘,但他很少到公司来。三罗汉是吕辉波,负责公司的核心部门——技术部。蓝苑强是十七罗汉,是电商部部长。十八罗汉排序没有什么标准。公司的财务部负责人是刘茂盛,他负责整个公司运营的开支还有公司的后勤管理。公司的董事会是在2016年7月份成立的,成员有马奋东、范秩蛎、吕辉波、吕某某、王某某、兰某某、罗某1、杨某某。公司的重大事项都是由董事会成员来决定。2016年9月份马奋东离职后,吕某某上台后把湖南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注销了,对外使用湖南区块链爱心基金会的名称,并以基金会名义买了一辆别克商务车。
7、同案人兰某某(法务部负责人)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其受范秩蛎的邀请,2016年4月11日其与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签订了常年法律顾问合同,每年律师服务费十万元。其与齐某某、胡某2律师根据公司给的一些关于矿机租赁权利义务资料,参考一些网上的合同范本草拟了一份“矿机租赁合同”(后面发布到了该公司亚盾矿机租赁平台上),还帮亚盾公司制定了“劳动人事制度”、“内部行政管理制度”。6月份,其初步了解到他们公司的矿机推广模式存在多层次的奖励这种传销模式,需要进行调整,立即给总裁马奋东汇报,但马奋东没有采纳其建议。同年8月份,其邀请齐某某、王某7、黄某7组成律师团一起在亚盾公司坐班,并在办公室订上一个法务部的牌子,公司也给我们一些加班费,公司共向律师团队支付了21万元。经其与齐某某等四人的讨论,由其拟了一份《法律风险控制意见》交给了范秩蛎、马奋东和罗某1,四人态度坚决,一定要取消动态奖励。9月下旬,其再次建议改变矿机动态奖励模式,经过讨论,吕某某和范秩蛎决定取消公司发展模式中的动态奖励模式。以其对亚盾币的了解,起初是以范秩蛎、吕辉波、马奋东为核心组建的,具体的事务主要由马奋东负责。范秩蛎虽然是名义上的董事长,但是具体的事务基本上都是总裁在负责,范秩蛎一般没有什么意见。范秩蛎人际关系比较好,活动能力较强,很多上层领导都是他联系。亚盾公司的具体操作2016年9月份之前是马奋东,9月份之后是吕某某。亚盾公司主要就是围绕发展“亚盾币”和“亚盾矿机”开展经营活动。
8、同案人丁某(亚盾公司区块米平台工作人员)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其是2017年1月进入亚盾公司,负责在区块米上给会员提现,郑某某负责在区块米上给会员转“亚盾币”的储存位置,王某负责给亚盾币充值。其和郑某某的所有工作都会报告给王某,王某再报给郭某某,郭某某再向吕辉波汇报。龙银平台负责提现的是刘某,客服是一个叫“芳姐”的,还有一个负责转亚盾币的,这三个人的数据也报给郭某某,郭某某再报给吕辉波。区块米、龙银中国都是吕辉波在管理,吕辉波和廖某有区块米的直接加币权。提现就是会员通过平台申请提现金额,其在后台就可以看到会员账号、姓名、银行账号等,由我确认交易正常后就通过网上银行从公司的账号转账到会员账号,其通过使用曾某某和夏某名下的招商银行卡,刘某的卡,严某某的中信银行卡用于提现,充值和提现都要收千分之五的手续费。
9、同案人郑某某(亚盾公司区块米平台工作人员)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2016年11月份吕某某引进了一个工作室主要从事区块米和龙银中国两个交易平台的运营,其12月份的时候也到这个工作室去上班,主要负责区块米上提币审核工作,并负责统计数据,每天报送至王某处。区块米和龙银中国交易平台主要就是靠亚盾币交易产生的手续费方式盈利,矿机是怎么运营我不知道,是周某某在负责。郭某某是我们整个工作室的负责人,汇总区块米、龙银中国、矿机的所有数据上报。王某负责客服和统计每天的数据,丁某负责区块米的转账工作,刘某负责龙银中国的提现,“芳姐”负责龙银中国的客服,周某某负责客服。
10、同案人郑某2(化名方琪,亚盾公司龙银中国平台工作人员)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其于2016年6月进入湖南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上班,主要做后勤事务及区块米网络交易平台亚盾币业务的客服,12月之后就专门负责龙银中国网络交易平台的客服和管理。2016年4月开始,公司主要是通过租赁矿机的形式发展会员,并通过会员发展下线来吸收资金,公司主要以这样的模式来盈利。同年九十月份亚盾币市场渐渐起来了,吸引了很多外来资金,公司就以在网络交易平台上炒币业务为主。亚盾矿机分为普通矿机、加强矿机和极速矿机三种,都需要通过租赁的方式获得。普通矿机需要1000亚盾币,加强矿机需要5000亚盾币,极速矿机需要10000亚盾币,亚盾币与人民币最开始的兑换比例为1:3。租赁矿机成为机主,同时也是亚盾币会员,会员可以通过拉人头的形式来拉人租赁矿机,每个会员拉下线时要分为左右两个区,按照两个区会员所持有的亚盾币总数量来划分,区分为大小市场。成功的拉人租赁矿机就可以获得返点,是按照下线的业绩来计算的,具体的奖励内容周某某清楚。其知道公司有一种奖励制度,在一定的期限内发展200台极速矿机下线,公司奖励一辆奔驰车,公司的朱某2、马尚飞获得过这个奖励。公司主要营利就是通过会员发展下线收取矿机租赁费用。公司的现任董事长是范秩蛎,前任总裁是马尚飞(马奋东),现任总裁是吕某某,副总裁是陈小琴(周咏梅),财务部是刘茂盛,主要负责管理公司账目、资金流转和公司发放,科技部是蓝苑强负责,负责矿机系统的研发、维护、数据管理、网络平台系统的维护。
11、同案人郭某某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2016年9月吕某某叫其与郭某2、郑某某、严某某屈某1在区块米平台上每人注册了一个账号,然后给我们账号上分别拨了一下亚盾币,我的账号上有一百万亚盾币,然后叫我们低买高卖。同年11月初吕某某叫我学习区块链技术,我同意了,吕辉波带着廖某、王某等人也到我们二楼腾出的一间办公室来工作,我主要的工作就是在区块米交易平台上急性后台操作,如充值、提币、客服等。次月,吕辉波给我讲一个新的龙银中国交易平台,并让我们对后台操作及客服熟悉一下。龙银中国和区块米一样,主要就是对亚盾币买卖操作提供平台服务。2017年3月吕辉波让我们把龙银中国交易平台的数据移到泰国数字货币交易所。用户充值进入了一张吕某某要我以我的身份证以浙江临海民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浙商银行卡及屈某1的一张招商银行卡。亚盾币提币与体现均收取手续费,交易也收取手续费。吕某某是公司的老大,吕某某是公司的老三,他们具体在公司做什么我不清楚。
12、同案人王某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其于2016年8月底进入亚盾公司上班,吕辉波将我带到“碧桂园”工作,主要做区块米的客服和充值。周某某是矿机平台的管理员。郭某某负责安排我们的工作,并负责把一天的数据报给吕辉波和吕某某,平台有问题时他也负责联系技术员。同年11月份,吕某某将“碧桂园”这边的人都带到浙江临海的古城街道,我们继续在那边上班。琼在区块米负责将公司客户的钱存入指定的夏某、曾某某开户的银行,并将钱存入充值卡,方便客户购买亚盾币,后来在临海的时候还负责将平台上的交易量、交易额、手续费、开盘收盘价、充值金额、客户量进行统计,然后交给郭某某。至于如何成为亚盾会员,应该周某某和蓝苑强清楚。矿机系统是蓝苑强在处理,吕辉波只负责平台的事情。亚盾币没有实际商品加入,只是一种虚拟资产,体现、充值都会收取手续费。亚盾公司主要是吕辉波、吕某某和范秩蛎负责管理。
13、同案人刘某的供述与辩解,供述其于2016年11月份到浙江省临海民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班的,这个平台有充币、提币、充值、提现的功能。湖南省长沙亚盾公司他们吸入会员的前提是要购买矿机。矿机分为大中小三种,小型矿机需要1000个亚盾币,中型矿机需要5000个亚盾币,大型矿机需要10000个亚盾币,成为会员后,矿机每天会产生亚盾币,拥有矿机的人可以通过公司的交易平台将自己的亚盾币卖给其他会员。公司后台有推广机制,内容是:已经注册亚盾币的会员将亚盾币推广给另外一个人,另外的人购买了亚盾币或者矿机,成为会员后,公司给推荐出去的这名会员提成。公司收取的手续费都在一个叫屈某1的人的账户上。范秩蛎是公司的董事长,吕某某是执行总裁,吕辉波也是亚盾公司一位挺高的领导级别人物。
14、同案人周某某的供述与辩解,供述其于2016年3月28日进入亚盾公司上班的,开始只是做些后勤服务工作。同年5月份被调去后台部门上班,负责矿机的一些日常管理工作。10月份因为矿机系统受到黑客攻击,吕辉波要其跟蓝苑强对接,对系统进行升级。11月份吕辉波安排周某某到浙江临海的一个办公地点去上班,在这里重新搭建了一个运营部,其负责客服和统计矿机系统数据。亚盾币的会员注册必须经过代理中心才能成为会员,会员租赁矿机后,通过矿机产币可以获利,还可以通过推荐其他人成为会员获得推荐奖。奖金制度在8月23日之前主要有静态奖和动态奖,静态奖是根据会员等级,每日固定返利。其中极速矿机每天返利42-52个亚盾币,加强矿机每天返利18-22个亚盾币,普通矿机每天返利2-4个亚盾币。动态收益包括报单奖(推荐人根据发展下线缴纳的入门费用进行报单,每一次报单可以获得报单金额5%的奖励)、推荐奖(根据推荐下线的登记可以获得奖励,其中推荐极速矿机可以获得12%的奖励,推荐加强矿机可以获得8%的奖励,推荐普通矿机可以获得5%的奖励)、补贴奖(主要以大小市场中会员的静态收益情况而定)、特别贡献奖。8月23日后吕某某说这个奖励制度涉嫌传销,就将奖励制度改了,只保留了静态奖和推荐奖。亚盾会员数据库里有所有的会员资料,包括会员数量、矿机数量及型号、会员信息、钱包的地址、提币情况等。其负责亚盾币会员矿机系统,郭某某、王某、丁某等人轮岗负责交易系统,其和郭某2、吕辉波有加币的功能。其的微信被客户拉进一些客户自己建的群,有时候自己也在群里发一些关于亚盾的最新消息,这些信息是吕辉波要求其写的或是吕辉波转发给其,要求在群里发布。亚盾会员系统里的公告要么是吕辉波发给其的,要么是吕辉波要求自己写的。亚盾公司的走账方式自己不清楚。亚盾公司的董事长是范秩蛎,CEO是吕某某,蓝苑强是技术总监,周咏梅是副总裁,吕辉波管运营这一块,刘茂盛和冯某是财会,马奋东是前任总裁。范秩蛎为公司提供资金,宏观把握公司的战略方向,比如向其他人推广亚盾公司的理念、前景等,还包括对公司的人事任免。
15、同案人梅某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其于2016年8月17日进入亚盾公司,刚开始负责阿拉比卡咖啡馆项目,后来没多久因为马奋东被踢出公司后,咖啡馆项目也就停下来了,其被安排到技术部工作,主要负责行政、人事和后勤。湖南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是以“亚盾币”租用虚拟矿机投资理财的一个公司,董事长是范秩蛎,总裁是马奋东,马奋东离职后就是吕某某任总裁,市场部是李某某,技术部是蓝苑强,吕辉波是技术部后台管理者,财务部是刘茂盛,但主要负责人是周咏梅,法务部是兰某某,行政办公室是罗某1。2016年11月20左右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原来的办公室重新注册了一个亚盾企业管理咨询公司,下面设立了亚盾区块链研发中心、亚盾商学院、区块链爱心基金会,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技术部没有了,我们技术部的人员就搬到了区块链研发中心工作。
16、同案人吕某某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自己在吕辉波的老婆付某某频繁的规劝下,自己认识到错误,主动归案的事实,同时证明自己在马奋东离职后任亚盾公司的总裁及公司的运营模式。
(四)、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
1、被告人吕辉波的供述与辩解,供述其将自己要做亚盾币的想法告诉范秩蛎后得到了范秩蛎的认同,于是在2016年三月份的时候联系邓某某,并一起制定相关制度。其找到武鹏柯开发亚盾矿机系统软件,找到李某开发“万币网”交易平台,由邓某某负责市场推广、范秩蛎负责前期投入,自己负责后台数据,武鹏柯负责软件的管理与维护,公司开始运营。范秩蛎是董事长,负责集团的各项资源调配统筹;吕辉波任技术总监,负责数据统计,通过统计的数据进行拨币;周咏梅负责行政管理、日常考勤、培训等工作;兰某某负责法务事宜;蓝苑强负责后台软件的管理与维护,刘茂盛、冯某任会计。亚盾币是公司研发的一个程序,自动生成,后台部门可以操作。如果想租赁矿机成为会员,需要找到一个有矿机的推荐人,推荐人推荐会员购买大、中、小型的矿机就会分别获得20%、15%、10%的奖励,每个区域的负责人还会获得代理奖。会员从公司获得亚盾币时公司会收取10%的手续费,会员间的交易公司也会收取0.2%的手续费,亚盾币兑换成人民币也会收取0.5%的手续费。公司也举行过几次会议,但在人很多的会议上不会提及公司的具体运营模式,都是在小地方、小范围的讲,另外,亚盾的每一个网头都有他们自己的讲解模式。公司在九月份的时候对推广模式进行了调整,去掉了动态奖励,新增了代理服务和直销奖等事实。
2、被告人范秩蛎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2016年3月份吕辉波找到范秩蛎提出要做数字货币的业务,范秩蛎表示赞同。吕辉波在网上搞了一个“亚盾币”数据平台,负责对“亚盾币”进行研发推广,引进第一批会员后有更多的会员加入,包括马奋东、蓝苑强等。范秩蛎负责办公地点、办公所需物资的准备。经过前几批会员入会所缴纳的会费,加上吕辉波技术方面较强,马奋东的个人能力较强,2016年4月底,湖南亚盾电子商务公司挂牌成立。范秩蛎为公司的董事长、马奋东为总裁、吕辉波为技术部长、兰某某为法律部长、韩治国为教育部长。公司成立时也就是“亚盾币”的开盘时间,但具体怎么操作,范秩蛎不知。技术部是公司的核心部门,马奋东不会让其他人了解技术部的内部事务。后来公司成立了“十八罗汉”,这十八个人基本属于公司的骨干人员。公司主要就是市场、财务、技术、培训四个部门,前期市场发展主要是马奋东,后期是吕某某,财务这一块主要是刘茂盛和唐某负责,技术这一块就是吕辉波,培训这一块主要是韩治国。公司没有实体产品,经营的是一种虚拟资产。公司的经营模式就是向会员租赁“矿机”,有了矿机就可以产生亚盾币,并可以向下发展会员,只要有人推荐出一台矿机,就会获得一定比例的返利。湖南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是2016年9月成立的,注册资金400万是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实际足额缴纳的,这个公司的前身是湖南省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范秩蛎曾将曾某某、夏某、肖某、肖某1等人的银行卡交给唐某,用于公司走账,公司的账务刘茂盛和唐某掌管等情况。
3、被告人马奋东的供述与辩解,供述其于2016年4月25日进入亚盾公司担任CEO一职。成为亚盾会员需要租赁亚盾矿机(大、中、小三个等级),每个等级的矿机每天产生不同的亚盾币收益为静态收益,会员推荐下线,根据推荐的矿机等级获得大小市场不同比例的返利。除了大小市场的返利,公司还有市场支持政策、平移鼓励政策。市场政策在会员开拓市场的业绩上按照总业绩的10%-20%进行返利。公司的运营模式听说是吕辉波最先提出来的,然后由范秩蛎、吕辉波、邓某某、毛某1、李某10等人制定实施的。公司的会议基本上是由市场部和商学院负责,会员要租赁矿机必须要联系到推荐人,通过推荐人到公司调币后,再帮会员在亚盾官网上注册矿机,注册矿机后才能享受矿机的返币。马奋东在亚盾公司一共获利590万左右等事实及经过。
4、被告人刘茂盛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2016年4月初到亚盾公司上班,在公司任会计,负责公司部分资金审核、公司的采购和后勤保障。亚盾公司先后经历了由邓某某、李某10、马奋东、吕某某四任总裁,公司于2016年4月28日正式起盘。亚盾普通会员的获利主要分为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两种,要取得会员资格必须花钱租赁矿机,矿机分为小型矿机、中型矿机和极速矿机三种,三种矿机的租金及产出亚盾币的数额也不相同,这种收入为静态收益;另外公司还有报单奖、推荐奖、补贴奖、特别贡献奖,这些奖励制度的制定马奋东和吕辉波两人最清楚。会员注册购买亚盾矿机后,通过发展下线获得提成,这个情况公司里的人包括会员都知情,其是范某2推荐成为会员的。公司成立后陆续在长沙市旺府酒店、华亚酒店举行过会议,会后就有人直接向唐某交款要求入会,公司的收款、报销凭证都是唐某保管。公司里由范某2负责宣传培训的商学院,吕辉波负责后台管理,市场部由马奋东直接负责,2016年7月蓝苑强入职担任电商部长,周咏梅入职任总裁助理等事实与经过。
5、被告人武鹏柯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2016年2月底至3月初,吕辉波让其开发虚拟币会员管理系统。系统分为注册会员和奖励制度,注册会员需要购买矿机,矿机分为三个不同级别的矿机,矿机每天会产生亚盾币,购买不同等级的矿机需要的钱也不同,购买矿机后根据不同级别的矿机进行返利,发展会员也有返利,被发展的会员有了业绩,发展的人从被发展的会员业务中提成。层级关系有两种,一种是上下线层级关系,另一种是双轨制上下线关系,区分大小市场。每个会员有两个市场,大市场返利2%,小市场返利25%。亚盾公司在这套系统还没有制作完毕的时候,就有一个对外宣传的官方网站了,在网站上武鹏柯看到了他们的奖励机制,有奖励奔驰、保时捷高档轿车,还有马来西亚观光旅游,武鹏柯对其开发的系统维护到六月初等事实。
6、被告人周咏梅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其于2016年7月到亚盾公司供职,任总裁助理,后任代理总裁。公司的运营模式和盈利方式是通过推广注册亚盾矿机。公司的主要收入就是靠发展亚盾币会员数量和注册矿机的数量取得。成为会员后就可以介绍人发展下线,推荐人可以分层级得到一定比例的返利,具体怎么返利周咏梅不知,反正人数越多返利越多。返利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矿机每天产出的亚盾币的静态收益。另一种就是发展下线会员的人数和注册的数量来计算返利。2016年9月份灰汤会议后动态返利就被取消了。公司的核心人员马奋东、范秩蛎、吕某某、吕辉波应该对亚盾矿机所得的资金去向知情,周咏梅从该公司获利10万余元的事实。
7、被告人蓝苑强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2016年7月中旬蓝苑强到亚盾公司任电商部长一职,负责公司亚盾联盟商城的构建和对系统的维护,开发新的模式“智能合约管理系统”。10月中旬公司开了一次世界区块链研讨大会,11月中旬时公司在瓦达广场C3栋XXXX的办公场所就开始解散,要求工作人员全部辞职,后在万达广场A栋写字楼XXXX重新注册了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后来公司以外包的形式将研发和维护区块链的工作承包给其。这是吕某某为了规避传销风险,决定以集体辞职规避风险,但是职员还是做着一样的事情。蓝苑强感觉10月份之前亚盾币是这家公司进行传销活动的媒介,10月份之后亚盾币是这家公司进行直销活动的媒介。吕辉波要求蓝苑强开发的“智能合约管理系统”需要具有拨币、注册、充值、提币的功能,想要成为会员必须找到代理人。“矿机系统”的奖励模式分为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静态收益是指根据租用矿机的等级每天有定额的亚盾币返还,动态收益是根据会员的大小区来区分的。“智能合约管理系统”取消了动态收益,保留了静态收益、直推奖、代理奖。“亚盾”是由吕辉波提出来的,他是“亚盾之父”。总裁由范秩蛎、吕辉波任命,董事长掌管公司的财物及总裁任免。蓝苑强先后从公司获利40余万元的事实及经过。
8、被告人朱洪立的供述与辩解,供述了2016年4月份经朋友介绍了解到,湖南亚盾公司在长沙华雅酒店以包吃包住的形式召开会议,朱洪立便前去参会,经过讲师们的洗脑培训课后朱洪立花一万元通过李某11的推荐注册一台中型矿机成为会员。亚盾会员的奖金制度分为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静态收益是根据会员注册的矿机等级进行返利,动态收益是靠发展下线会员,下线会员分为两个区,主要是靠发展小区的下线人员注册矿机和购买亚盾币来返利,大概的比例是10%。朱洪立主要靠发展下线返利,在亚盾公司大概获利4.5万元等事实。
(五)鉴定意见
1、湖南省鉴真司法鉴定中心湘鉴司鉴中心【2017】电鉴字第7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对数据库文件进行综合分析后得出表“dg_users”记录的是所有会员账号信息,“dg_users”表中共有会员账号12373名,会员注册的最早时间为2016年3月31日00:02:46,最晚注册时间为2016年9月30日10:50:11,共计119层,全部会员账号的奖金总额总计41419011.95,每个会员账号根据其“rank”值的不同可以获得不同的分红奖励、领导奖和直推奖,其中领导奖和直推奖还与其对应的两个下线区域中会员账号的“rank”值的总和有关。“rank”值为1的会员账号将会获得两个下线区域中会员账号的“rank”值额总和小的区域中所有会员账号分红奖励的25%的领导奖,获得两个下线区域中会员账号的“rank”值的总和大的区域中所有“rank”值为3的会员账号分红奖励的1‰的直推奖。“rank”为2的会员账号获得25%的领导奖和3‰的直推奖。“rank”值为3的获得25%的领导奖和5‰的直推奖。
2、湖南省鉴真司法鉴定中心湘鉴司鉴中心【2017】电鉴字第12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对“dg_users”的会员账号中“realname”字段和“shenfenid”字段完全相同的账号进行去重查询,去重后共有会员账号6639个。对“dg_e”表进行分析,表中表示开通会员且“money”不为0的记录共12851条,其中“money”为10000的会员账号7745个,“money”为5000的会员账号947个,“money”为1000的会员账号4459个,以上“money”共计83644000。并通过对数据的综合查询分析,获取金某、吕某某、李某1等人对应的账号及其账号对应的层级和下线层级情况进行了鉴。
3、怀化市泰信司法鉴定所怀泰信司鉴所【2017】会鉴字第3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亚盾币”组织自2016年4月至2017年3月期间,通过利用相关人员的个人银行账户收取会员资金合计90483079.30元,扣减向会员相关人员转款合计77118628.49元,“亚盾币”组织资金结余13364450.81元。
4、怀化市泰信司法鉴定所怀泰信司鉴所【2017】会鉴字第4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马奋东通过利用本人及相关人员的银行账户收取会员资金合计10295802.00元,向亚盾公司汇款合计4200000.00元,向会员转款合计239692.00元,马奋东的资金结余5856110.00元。
5、怀化市泰信司法鉴定所怀泰信司鉴所【2017】会鉴字第3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蓝苑强通过本人的银行账户收到亚盾公司资金合计498012.90元。
(六)现场勘验、检查、搜查笔录、提取笔录
1、搜查笔录、晃公(经)搜查字【2017】0020号搜查证、搜查照片及平面示意图,证明2017年3月31日公安机关对被告人刘茂盛租住的长沙市上城金都北栋XXXX号房间依法进行搜查,从该处搜出与亚盾公司有关的电脑、文件及银行卡等物品。
2、搜查笔录、晃公(经)搜查字【2017】0009号搜查证、搜查照片及平面示意图,证明2017年3月31日公安机关对浙江省台州市临海市府前街XXX号的居民房进行依法搜查,在该处二楼一间办公室内查出有大量办公桌及办公电脑,且有人正在操作办公电脑。经侦查人员搜查并现场确认,公安机关将办公室内发现的十二台电脑主机、十九台电脑显示器及在场人员的办公桌内物品、随身物品及相关资料予以提取并扣押,且对搜查过程进行全程拍照。
3、搜查笔录、晃公(经)搜查字【2017】0008号搜查证、搜查照片及平面示意图,证明2017年3月31日公安机关对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万达广场XXXXX号房间进行搜查,并对该场所内发现的电脑主机、显示器及相关的文件进行提取并依法扣押,且对搜查过程进行全程拍摄。
4、搜查笔录、晃公(经)搜查字【2017】0016号搜查证、搜查照片及平面示意图,证明2017年3月31日公安机关对湖南省长沙市万达广场A座XXXXX号房间进行搜查,侦查人员在当事人罗某1、周某、冯某在场,在见证人杨某6的见证下,依次对该房内区块链爱心基金会办公室、远程会议中心办公室、综服中心办公室、研发中心办公室、经理室、信息中心办公室、贵宾室、数字货币研究中心办公室、总务部办公室进行搜查,并对以上办公室内需要扣押的物品进行打包,且对搜查过程进行全程拍摄。
5、搜查笔录、晃公(经)搜查字【2017】0012号搜查证、搜查照片及平面示意图,证明2017年4月19日公安机关依法对位于河南省南阳市北京路坦克厂家属院X号楼X单元X楼西房武鹏柯所住房间进行搜查,在搜查过程中依法扣押了清华同方笔记本电脑一本,电脑主机一台、豫R0XX**号奥迪轿车一辆、U盘一个等物品。
6、搜查笔录、晃公(经)搜查字【2017】0006号搜查证、现场照片及平面示意图,证明2017年3月31日公安机关依法对位于湖南省长沙市北辰三角洲三栋X单元XXXX号房间进行搜查,并在该房间内发现几台电脑主机及显示器、笔记本电脑、关于亚盾公司的纸质文件资料、会议资料、技术部员工出勤表、“亚盾币”职工联系方式、硬盘物品,并对涉案物品依法予以扣押。
(七)视听资料、电子证据
1、湖南鉴真司法鉴定中心录制鉴定过程光盘2张,证明鉴定机构对亚盾公司数据库进行鉴定的过程合法。
2、罗某1电脑中发现的亚盾公司第二期精英领导人培训班视频一份,制成光碟一张,证明亚盾公司下属培训部门开班授课的情况,会上提及公司的发展方向,未提及返利模式等,其中兰某某登台授课。
3、亚盾公司王某某等培训人员给会员讲授亚盾文化的视频光碟一张,证明亚盾公司培训部门授课的情形。
4、公司宣传视频样片,证明亚盾公司对外宣传“亚盾币”采用的区块链技术是亚洲金融护盾,“亚盾币”将成为中国的比特币来吸引会员。
5、王某演示“区块米”交易平台操作流程及电脑内文件光盘一张,证明亚盾公司交易平台“区块米”的交易流程以及王某电脑内的文件材料。
6、对被告人武鹏柯的电子证据检查的同步录音录像,证明提取、扣押、固定被告人武鹏柯电脑内的电子数据过程合法。
7、丁某演示“区块米”交易平台流程及电脑内文件光盘一张,证明亚盾公司交易平台“区块米”的交易流程以及丁某电脑内的文件材料。
8、同案人周某所持有的电脑内MP4文件3个,制成光盘一张,证明亚盾公司对外宣传的情况。
9、刘某演示“龙银中国”交易平台操作流程及电脑内文件光盘一张,证明亚盾公司交易平台“龙银中国”的交易流程以及刘某电脑内的文件材料。
10、郑某某演示“区块米”交易平台及提币操作流程及电脑内文件光盘一张,证明亚盾公司交易平台“区块米”的交易流程以及郑某某所用电脑内的文件材料。
11、郭某某演示龙银中国交易及汇总数据流程及电脑内文件光盘一张,证明亚盾公司交易平台龙银中国的交易流程以及郭某某所持有电脑内的文件材料。
12、电子检查笔录,证明公安机关对本案中涉案电脑源盘制作的镜像盘内的资料进行检查,并将涉案电子数据进行固定,封存。
对于被告人及辩护人提出的辩解、辩护意见,本院的评判意见如下:
1、关于被告人吕辉波及其辩护人汤启坤提出湖南省鉴真司法鉴定中心湘鉴司鉴中心【2017】电鉴字第70号、12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存在严重的逻辑性错误,不应采信的辩护意见。经查,该鉴定意见中鉴定机构及鉴定人资质合法有效,鉴定人不存在应当回避的情形,鉴定过程合法,送检材料取得合法,鉴定程序合法合规,鉴定意见形式要件完备,鉴定过程和方法符合相关专业要求,鉴定意见明确,该鉴定意见应当被法院采信。被告人吕辉波及其辩护人对该部分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二、关于辩护人汤启坤提出被告人吕辉波只是亚盾币理念的提出者,并不是亚盾币传销模式的推行者,吕辉波在公司里仅仅是一名部门负责人,其行为不构成传销罪,更不是主犯。经查,亚盾币的经营理念最先是由被告人吕辉波提出,经与被告人范秩蛎一起筹划后,邀请邓某某一起参与经营,并按照邓某某提出的要求,制定出亚盾奖金制度,同时找到被告人武鹏柯让其按照自己的要求开发“亚盾矿机系统”。该系统具有会员注册、发行、和出租虚拟亚盾矿机,对会员进行分红和发展下线的层层返利功能。该组织的发展主要依靠以层级返利方式发展会员,其发展模式系按照三个等级发展会员租赁矿机的费用作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他人财物,该组织的行为系传销。在整个“亚盾币”传销活动中,被告人吕辉波一直担任技术部的负责人,享有后台修改、拨币等权力,掌握该组织的核心技术,享有绝对的话语权。从另一方面来看,在涉及“亚盾币”组织的公司总裁邓某某、马奋东的人事任免,被告人吕辉波及范秩蛎享有决断权。综上,可以认定被告人吕辉波是传销活动的发起者、决策者,故对辩护人汤启坤提出的该部分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三、被告人吕辉波及其辩护人提出公安机关扣押的吕辉波名下的宝马牌汽车一辆属于其个人及妻子付某某的合法财产,依法应予以返还。经查,2015年8月被告人吕辉波从案外人陈某某处购买了一辆宝马牌BMWXXXXXX型小型轿车。本案中公安机关依法扣押并随案移送的被告人吕辉波持有的车牌号为鄂A5XX**的宝马牌BMWXXXXXX型小型轿车为之前吕辉波所有的宝马BMWXXXXXX型小型轿车置换而来,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该车为“亚盾币”传销组织的违法所得,故该车辆应当依法予以返还。被告人吕辉波及辩护人对该部分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四、关于被告人吕辉波、范秩蛎提出公安机关扣押的湖南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60余万元不是违法所得,经查,湖南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是由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设立的,注册资本400万元实际出资也是亚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违法所得,湖南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的法定代表人为吕辉波,实际的财物控制人为范秩蛎,公安机关将湖南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账户内的财产进行冻结并无不妥。对该辩解本院不予采纳。
五、被告人范秩蛎的辩护人唐壮辉提出,被告人范秩蛎在整个传销运营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相对较小,没有实际发展会员,没有通过会员系统获取过任何非法利益。经查,在被告人吕辉波提出亚盾币的经营理念后,被告人范秩蛎表示赞同并一起筹划,分工合作。由被告人吕辉波负责网络平台构建,被告人范秩蛎负责场地租赁等前期必要的投资。在整个“亚盾币”传销活动中,被告人范秩蛎、吕辉波是发起者、组织者,被告人范秩蛎一直任亚盾集团的董事长,掌管整个“亚盾币”传销组织的财力。被告人吕辉波一直是技术部的负责人,享有后台修改、拨币等权力,掌握该组织的核心技术。被告人范秩蛎与吕辉波在整个“亚盾币”传销组织涉及的公司总裁邓某某、马奋东的人事任免,享有决断权。综上,被告人范秩蛎是整个传销组织的发起者、领导者,应当按照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理,辩护人唐壮辉对该部分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六、被告人马奋东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马奋东有自首情节,且案发后积极退赃,系初犯,应当减轻处罚。经查,被告人马奋东经过被告人范秩蛎的劝说及家人的劝说,主动到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是自首。归案后,积极向公安机关及检察机关退缴违法所得,庭审中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可以减轻处罚。辩护人对该部分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七、被告人武鹏柯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武鹏柯与涉案公司合作时间短,未发展任何下线,主观恶性小且系从犯,归案后坦白案件事实,全额退缴违法所得,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经查,2016年3月底,被告人武鹏柯根据被告人吕辉波的要求开发出“亚盾矿机系统”并一直对该系统的运行进行维护到2016年6月初。归案后被告人武鹏柯向公安机关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是坦白,庭审中认罪态度好,可以从轻处罚。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武鹏柯所起的作用较小,是从犯,应当减轻处罚。综上,辩护人对该部分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八、被告人蓝苑强及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蓝苑强在整个犯罪活动中仅起次要作用,且公诉机关认定其违法所得数额中有部分系合法开支,应予以核减。经查,被告人蓝苑强自2016年7月下旬加入该传销组织,任该传销组织的电商部部长,为了更好的管理公司,通过向公司领导申请添置一些办公用品,在得到公司领导的批准后,从网上为公司购买了办公用品,再向公司报账,公司将报账的钱汇入被告人蓝苑强的银行账户。经怀化市泰信司法鉴定所鉴定,被告人蓝苑强从该传销组织非法获利人民币498012.90元,结合被告人蓝苑强提交的证据,其中有61074元是被告人蓝苑强为公司采购办公用品和注册香港亚盾国际集团公司的实际开销,应当从违法所得中核减。被告人蓝苑强从该传销组织非法获利实际为人民币436938.90元,被告人蓝苑强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是指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根据司法解释规定,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应当对组织者、领导者追究刑事责任;组织、领导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一百二十人以上的或者直接、间接收取传销活动人员缴纳的传销资金数额累计达二百五十万元以上为情节严重。在传销活动中起发起、策划、操纵作用的人员,承担管理、协调等职责的人员,承担宣传、培训等职责的人员及其他对传销活动的实施、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等起关键作用的人员,都可以认定为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被告人吕辉波、范秩蛎、马奋东、刘茂盛、武鹏柯、周咏梅、蓝苑强以推销数字货币为名,要求参加者购买不同数量的亚盾币租赁亚盾矿机的方式获得会员资格,并按照一定的顺序组成多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会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的依据,以此引诱会员继续发展他人参加,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该传销组织发展的会员达6639人,会员层级达119层,属情节严重。被告人朱洪立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会员79人且层级在三级以上,为传销活动在怀化及周边地区的实施、扩大起了关键作用,系该传销活动怀化区域的组织领导者,其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公诉机关指控各被告人的罪名均成立。
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吕辉波、范秩蛎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发起人、决策人;被告人马奋东在此次传销活动中任总裁,对整个传销活动具有操纵权;被告人朱洪立为传销活动在怀化及周边地区的实施、扩大起了关键作用。以上被告人均为主犯,按照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理。被告人武鹏柯、蓝苑强为“亚盾币”传销组织开发网上系统用于传销活动并参与维护,对传销活动的实施起关键作用。被告人刘茂盛任“亚盾币”传销组织的会计,周咏梅任“亚盾币”传销组织的总裁助理、代理总裁,对被告人吕辉波、范秩蛎、马奋东实施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提供帮助。被告人武鹏柯、蓝苑强、刘茂盛、周咏梅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均系从犯,应当减轻处罚。
被告人范秩蛎、周咏梅、蓝苑强、刘茂盛、武鹏柯、朱洪立均系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虽不具有自首情节,但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并当庭认罪,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吕辉波虽然第一次开庭审理时不认罪,但在第一次庭审后及第二次开庭审理时能够认罪悔罪,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范秩蛎归案后劝说同案人马奋东、金某、罗某某自动投案,被告人吕辉波归案后劝说同案人吕某某自动投案,使得案件得以迅速侦破,二被告人均具有一般立功表现,依法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马奋东经被告人范秩蛎规劝,在家人的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减轻处罚。对于八被告人犯罪所使用的财物、违法所得以及用违法所得购买的财物均应依法予以追缴、没收,上缴国库。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二、三、四、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吕辉波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限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居住地司法局报到。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缴清。)
二、被告人范秩蛎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限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居住地司法局报到。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缴清。)
三、被告人马奋东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限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居住地司法局报到。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缴清。)
四、被告人刘茂盛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限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居住地司法局报到。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缴清。)
五、被告人周咏梅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限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居住地司法局报到。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缴清。)
六、被告人蓝苑强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一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限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居住地司法局报到。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缴清。)
七、被告人武鹏柯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限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居住地司法局报到。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缴清。)
八、被告人朱洪立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限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居住地司法局报到。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缴清。)
九、对扣押在案的被告人范秩蛎退缴的违法所得人民币3000000元,被告人马奋东退缴的违法所得人民币3847667.43元,被告人刘茂盛退缴的违法所得人民币100000元,被告人周咏梅退缴的违法所得人民币108000元,被告人武鹏柯退缴的违法所得100000元,被告人蓝苑强退缴的违法所得436938.9元,被告人朱洪立退缴的违法所得45000元,均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差额部分继续予以追缴。
十、对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冻结在案的被告人马奋东在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亚运村媒体村支行账号为6222XXXXXXXXXXXXXXX的账户存款人民币1220713.61元、在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绥德县支行账号6228XXXXXXXXXXXXXXX的账户存款人民币345731.12元、在招商银行北京分行立水桥支行账号为6214XXXXXXXXXXXX的账户存款人民币441997.84元,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十一、对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冻结在案的湖南亚盾区块链爱心基金会在华融湘江银行长沙湘江中路支行账号为811XXXXXXXXXXXXXX的账户存款人民币609439.55元以及所产生的孳息,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十二、对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冻结在案的冯某在交通银行长沙湘江中路支行账号为6222XXXXXXXXXXXXXXX的账户存款人民币189742.2元,冻结在案的黄某某在中国银行长沙市东塘支行账号为6217XXXXXXXXXXXXXXX的账户存款人民币43400.24元,冻结在案的黄某1在中国银行长沙市湘江北路支行账号为6216XXXXXXXXXXXXXXX的账户存款人民币9220元,冻结在案的范某某在中国银行隆回县桃洪中路支行账号为6216XXXXXXXXXXXXXXX的账户存款人民币6286元,及以上存款所产生的孳息,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十三、对扣押在案用违法所得赃款购买的白色奔驰牌小车1辆(梅赛德斯-奔驰牌BJXXXXXXX,发动机号为10XXXXXX,车辆识别代号分别为LEXXXXXXXXXXXXXXX,所有人马某,车牌陕K11X**),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十四、对扣押在案的涉案电脑主机38台、服务器2台,均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南省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九份。
审 判 长  杨立英
人民陪审员  吴蓉晖
人民陪审员  唐 华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十日
书 记 员  滕林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